白玉兰

傍晚走过永安广场后的喷水池,闻到一阵白兰花的香气。

我所就读的每一所学校都有白兰树。小学,中学,大学,连上现在工作的学校。晚春初夏,放学(工)的路必定是有白兰的香气飘散着的。

小学回家的路以香气来说,是一小段飘忽的白兰,接着孙中山像广场前一段强势的桂花香,最后是随手摘的野菊花的青草香。

中学的白兰树靠近后门。田径场外走过,瞄一眼围栏里在练习的田径队师兄们飒爽英姿,经过宁静的教师宿舍的同时会有一阵阵白兰香袭来。几步就踏出校门,走进纷繁嘈杂的大学后街的各式食店的油烟味。

大学的白兰香似乎也离孙中山像不远(我读的小学、大学和现在工作的地方都有国父铜像矗立着)。细叶榕、木棉树立着的林荫大道上依稀漂浮着白兰的香气。

对气味的记忆是带着画面的。小时候在天桥看见晒得黝黑的婆婆摆摊,将一小束一小束的白兰花扎在一起,摆在竹编的萝盖上兜售。一元五角就能买到一束。我一直是这个没本钱的生意的忠实支持者。逢见必买。小时候以为一元钱就可以将白兰的香气带回家,香盈满屋。小心翼翼地将那一小束白色摆上窗台,夹在书本里,放进笔盒。只盼那轻盈淡雅可以萦绕我的生活。三日后白色饱满的花瓣开始转黄,干瘪,就如同留不住的美人迟暮。

没想到能够重投白玉兰的怀抱,多幸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夜半肚饿时

很久没有写过字。肚子饿,周公不待见。各种社交网络逛一圈后,发现自己本质上实际上是一个少社交的闷人——Facebook news feed 两小时才有一条新的。

最近对自己各种不满意。文章不工整没气度,工作不投入没效率,生活不认真没秩序。今天阮一峰告诉我,人一生只有900个月。犹如当头棒喝。睡掉300个月,磨叽掉抱怨掉蹉跎掉100个月,剩下200个月。而其中对社会有贡献对自己良心有交代的又有多少个月?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想起《春风化雨》(Dead Poet Society)中Robin Williams 饰演的John Keating站上课桌,举手高呼:“Seize the day!Seize the day!”身体热血上涌。然后想起在那可一不可再的阿弥陀佛诞上,每日晚课诵的《普贤菩萨警众偈》,“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每次念到“放逸”二字都内心戚然。

“乜都试下啦,人一世物一世!”父亲会这样劝说老人尝试新事物。人是不是一世视乎你买佛陀还是耶稣还是穆罕默德的帐。但什么都试,不就永远浅尝辄止?如果要选着来试,不选的岂不是从此错过?

矛盾于是交织,于是成为发展的动力。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年度最推荐中文视频: ”即使在中国“—老罗全国巡讲总结篇

里面真理很多,不一一细列。两个小时完全值得!!!

最强总结是老罗讲他做生意的愿景:

通过干干净净地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赚钱是可能的

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

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

即使在中国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I2MjU3MDMy.htm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service-learning is no new

Law people has really good English…..jealous

"To characterize service-learning as a new development in
education in education is inaccurate at best and presumptuous at worst. The
concept (if not the label) has an impressive pedigree that includes the university-based
extension programs of the 1860s land grant movement, John Dewey’s philosophical
pragmatism during the early decades of this century, and the campus- and
community-based organizing initiatives in the 1960s civil rights movement. Viewed
in this context, the current movement is best understood not as a revolution in
educational practice, but as a phase in the evolution of a more general
aspiration to bring theory and practice, schools and communities, thoughts and
action closer together. To be sure, there is ample creativity among today’s
service-learning practitioners, and much of their work will expand our insights
into pedagogy and social activism. But it is a mistake to believe that the
movement and its core commitments are new in any historical or conceptual
sense.—— Goodwin Liu, Foreword, Service- Learning: A Movement’s Pioneers
Reflect on its Origins, Practice, and Future
(Jossey-Bass Publishers,
199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書摘)美國確實是一個神奇的國家,從根本就是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was developed under the idea that nobody knew how to make a government or how to govern. The result is to invent a system to govern when you don’t know how. And the way to arrange it is to permit a system, like we have, wherein new ideas can be developed and tried out and thrown away. The writers of the Constitution knew of the value of doubt. In the age that they lived, for instance, science had already developed far enough to show the possibilities and potentialities that are the result of having uncertainty, the value of having the openness of possibility. The fact that you are not sure means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there is another way someday. That openness of possibility is an opportunity. Doubt and discussion are essential to progress.

—-Richard Feynman  (1963, lectures on science and democracy from The Meaning of It All.)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本来

我确实没在Space上写过什么有价值的文章。本来blog的重大功用就是让人发泄无端有端的情绪。

年轻人常做错事。出于高估自己,低估情势。出于一厢情愿,出于不切实际。

本来就该早15分钟出门。

本来就该提前10天复习进入考试状态。

本来就该晚上不吃宵夜。

本来就该搞完活动马上写follow-up,thank-you letter。

本来就该认真读几本圣贤书。

本来就该说好就抽离,朋友就是朋友。

本来就该扎实做田野,每天写笔记,三周前定初稿,反复改几遍。

我们都知道本来…的下半句是什么。所以我觉得是个loser。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译文:奥巴马悼念西佛吉尼亚州遇难矿工悼词全文

The President’s remarks in full To the Families of Upper Big Branch Mine

原文来自:http://www.whitehouse.gov
发表时间:2010年4月25日
译者:东方早报 | 马毅达
校对及多媒体信息收集:@xiaomi2020

http://www.whitehouse.gov/sites/all/modules/swftools/shared/flash_media_player/player5x1.swf

东方早报配图:奥巴马在悼念仪式上神色严峻,他的右边是每位遇难矿工的头盔

现场视频[Youtube]需翻墙,奥巴马的演讲从7分34秒开始:
或点击这里查看:http://www.whitehouse.gov/blog/2010/04/25/families-big-branch-mine-our-hearts-ache-alongside-you
悼词全文如下:
无论我、副总统、州长,或是今天致悼词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说出任何话语,可以填补你们因痛失亲人心中的创伤。
尽管我们在哀悼这29条逝去的生命,我们同样也要纪念这29条曾活在世间的生命。
我们在这里,怀念29位美国人:卡尔·阿克德、杰森·阿金斯、克里斯多佛· 贝尔、格利高里·史蒂夫·布洛克、肯尼斯·艾伦·查普曼、罗伯特·克拉克、查尔 斯·蒂莫西·戴维斯、克里·戴维斯、迈克尔·李·埃尔斯维克、威廉·I.格里菲斯、史蒂芬·哈拉、爱德华·迪恩·琼斯、理查德·K.雷恩、威廉姆·罗斯威 尔特·林奇、尼古拉斯·达利尔·麦考斯基、乔·马克姆、罗纳德·李·梅尔、詹姆斯·E.姆尼、亚当·基斯·摩根、雷克斯·L.姆林斯、乔什·S.纳皮尔、 霍华德·D.佩恩、迪拉德·厄尔·波辛格、乔尔·R.普莱斯、迪华德·斯科特、加里·考拉斯、格罗佛·戴尔·斯金斯、本尼·威灵汉姆以及里奇·沃克曼。

凌晨4点半起床,最迟5点,他们就开始一天的生活,他们在黑暗中工作。穿着工作服和硬头靴,头戴安全帽,静坐着开始一小时的征程,去到五英里远的矿井, 唯一的灯光是从他们头戴的安全帽上发出的,或是进入时矿山沿途的光线。

日以继夜,他们挖掘煤炭,这也是他们劳动 的果实,我们对此却不以为然:这照亮一个会议中心的电能;点亮我们教堂或家园、学校、办公室的灯光;让我们国家运转的能源;让世界维持的能源。

大多时候,他们从黑暗的矿里探出头,眯眼盯着光亮。大多时候,他们从矿里探出身,满是汗水和尘垢。大多时候,他们能够回家。但不是那天。
这些人,这些丈夫、父亲、祖父、弟兄、儿子、叔父、侄子,他们从事这份工作时,并没有忽视其中的风险。他们中的一些已经负伤,一些人眼见朋友受伤。所 以,他们知道有风险。他们的家人也知道。他们知道,在自己去矿上之前,孩子会在夜晚祈祷。他们知道妻子在焦急等待自己的电话,通报今天的任务完成,一切安 好。他们知道,每有紧急新闻播出,或是广播被突然切断,他们的父母会感到莫大的恐惧。

但他们还是离开家园,来到 矿里。一些人毕生期盼成为矿工;他们期待步入父辈走过的道路。然而,他们并不是为自己做出的选择。
这艰险的工 作,其中巨大的艰辛,在地下度过的时光,都为了家人。都是为了你们;也为了在路上行进中的汽车,为了头顶上天花板的灯光;为了能给孩子的未来一个机会,日 后享受与伴侣的退休生活。这都是期冀能有更好的生活。所以,这些矿工的生活就是追寻美国梦,他们也因此丧命。

在矿里,为了他们的家人,他们自己组成了家庭:庆祝彼此的生日,一同休憩,一同看橄榄球或篮球,一同消磨时间,打猎或是钓鱼。他们可能不总是喜欢这些事情, 但他们喜欢一起去完成。他们喜欢像一个家庭那样去做这些事。他们喜欢像一个社区一样去做这些事。

这也是美国人熟知的一首歌里表达的精神。我想,让大多数人惊讶的是这首歌实际是一名矿工的儿子所写,关于贝克利这个小镇的,关于西弗吉尼亚人民的。这首歌曲,“靠着我” (Lean on Me)是关于友谊的赞歌,但也是关于社区关于一同相聚的赞歌。

灾难发生的几分钟,几小时,几 日之后,这个社区终被外界关注。搜救者,冒着风险在充满沼气和一氧化碳的狭窄地道里搜寻,抱着一线希望去发现一位幸存者。朋友们打开门廊的灯守夜;悬挂自制的标语上写着,“为我们的矿工和他们的家人祈祷。”邻居们彼此安慰,相扶相依。

我看到了,这就是社区的力量。 在灾难随后的几天,电子邮件和信件涌入白宫。邮戳来自全国各地,人们通常都是同一开头:“我很骄傲来自一个矿工的家庭。”“我是一名矿工的儿子。”“我很 自豪能成为一名矿工的女人。”……他们都感到自豪,他们让我关护我们的矿工,为他们祈祷。他们说,不要忘了,矿工维持着美国的光亮。在这些信件里,他们提出一个很小的要求:不要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不要让这事情再发生。

我们怎忍让他们失望?一个依赖矿工的国家怎能不 尽全力履行职责保护他们?我们的国家怎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生命;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追求美国梦吗?
我们不 能让29条逝去的生命回来。他们此刻与主同在。我们在这里的任务,就是防止有生命再在这样的悲剧中逝去。去做我们必须做的,无论个人或是集体,去确保矿下 的安全,向他们对待彼此那样对待我们的矿工,如同一家人。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们都是美国人。我们必须要彼此依靠,守望彼此,爱护彼此,为彼此祈福祈祷。
今天,我想起一首圣歌,在我们心痛时会想起这首歌。“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但心无所惧,因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在安慰我。”
上帝保佑我们的矿工!上帝保佑他们的家人!上帝保佑西弗吉尼亚!上帝保佑美国!

文中提到的 Lean on me,点击收听: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东方早报。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演讲”、“白宫”索引。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 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 共享。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