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底

昨晚下课后,我因某人一句不经意的拒绝而闷闷不乐中,得不到我想要的反应哪。脚下步子加快,放任所谓的思绪浮开。

漂亮姐姐和小白依旧在小巴站目送我和玛姬上车。动人的笑容,挥动着的手,我理应有所回应。却呆愣着,直至坐在我身旁的玛姬半直着身子向她们大大地挥手。

与玛姬分开后,我漫不经意地听着Beep的一声,推开地铁闸口,人来人往中走下手扶电梯,往地铁最后的车厢走去。习惯性拿出电话看一看,两条信息。

小白1:你还好吗?看起来不太舒服,到家赶快煮姜水喝!

小白2:恩恩,眼睛红红看起来好累,漂亮姐姐问你是不是感冒了。喝热水然后马上睡觉去哈!

漂亮姐姐:小心身体,别感冒!

“噢,她们太关心我了,很不习惯。”我跟玛姬小小地抱怨,“自己一个久,没大多日常关心惯了,突然这样不是很习惯,会有点烦。”

“哦,你是怕习惯了以后没有很惨吗?”玛姬了然地在电话里说。

“对啊,self-protection mechanism来的呀。”我的嘴角微微翘起,果然是同党。

之后我们进行一番关于我这一类渴望关怀又受不了关心的欠扁人的讨论。结论当然是问题完全在这一类人自己身上,解决方法是要学会打开自己的心,变得柔软。

但即便当嘴上说着“烦”的时候,我亦隐隐觉得,那不是嫌麻烦的情绪。“烦”根本不是一种情绪,糅杂了自尊、自卑、嗔怒、嫉妒还有老底露出来时候的惶恐。身边坦荡荡的善意照得一片亮堂,自己的一小点自私卑劣小心思无所遁形。只得手足无措地看着,那小心思在善意之下,暴露出丑陋的每一丝每一角。如同灿烂的阳光下,任你再细致的妆容,也遮盖不住真实的毛孔,每一笔遮瑕、高光的痕迹都清晰可见。

独立自主的伪装瞬间被瓦解。因为里面太弱了,只能不断以各种世故固化外壳,外强中干。一旦遇上赤诚的主儿,城府RPG就玩不下去了。Artless向来是最高境界。

对不起,爱我的你们。我骗了你们。我慌了,我愧了,我内疚了。你们的好映出了我的坏。我有时候需要躲一躲,歇一歇,才能继续厚脸皮待在你们身边。

Soler–细味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