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0

危地马拉历险记:假票+拦路抢劫(不相关照片)和旅程反省

这是一篇一点文采的都没有的大白话口水文。今天1.5美金在市场里头commodore吃了一顿好的,心情非常好(在没钱啃面包啃了几天之后真容易讨好)。决定写下前两天的事情 经验告诉我们,坏事要不不发生,一发生就一连串来。在危地马拉再一次验证了这一真理。 首先从1月3日从Antigua离开那天开始。我们凌晨3点多爬起来准备4点出发。Brit、Mic和Jake去往Copán的面包车4:15把他们节奏,但我们的车一直没有到。尝试打电话给24小时紧急热线,那头的电话姐姐用很支离破碎的英文告诉我司机的电话。我用更破烂的西班牙文打电话给司机大叔,也不知道他听懂没有,就一直“Si, si, si”( Yes, yes, yes) 结果车在5点到我们家门口。原来这面包车身负重任,需要送不同乘客到三个不同的目的地,包括到机场赶飞机。接下来是天黑黑,一路狂飙到危地马拉城机场。我到这时都不知道究竟我们有没有上错车… 6点司机大叔终于把我们送到一个小小的客运站。给我们买上去Flores的车票他就走了。Flores的车票才110Q,加上shuttle bus到危地马拉城订票的旅行社收了我们25美金,也就是两百多Q,暴利。天还没有亮,车站里面已经坐满人。这些乘客衣着打扮都和Antigua见到的人不同(估计Antigua没有多少本地人…)。可能更多是工薪阶级。 因为错过了本因4点出发能搭上的长途巴士,我们一直呆坐到7点半才坐上车。车相当破,外观还没有chicken bus涂得多彩缤纷。好不容易到了Flores已经是下午5点了。绕城一圈比较出名的hostels都已经注满了人。结果就在马路边的一家客店住下。并且报上了第二天4:30去Tikal的团。 Tikal倒是蛮顺利的,一切都挺好。不切题,按下不表。 从Tikal回来是3点。因为guidebook的推荐,我们两个就跑去Café Arqueológico Yaxhá吃了顿饭并且报名参加前往Yaxhá的团。会被吸引是因为这个团会有专业人士导引前往相对冷门的Yaxhá,途中会停留没有对外正式开往的考古遗迹La Blanca,能看到考古学家在做田野。这个tour比一般的团要贵,35美金包括来回交通,导游和一顿午餐。一个Tikal的tour一般不超过20美金。那顿饭也很贵,不怎么特别,不怎么好吃。 可以说Yaxhá的一天乏善可陈。我们的导游Jose是一位玛雅人,很好人,但也就是普通的导游,对于Yaxhá或者La Blanca没有什么特别深入的认识。同行的一位意大利女士旅游经验丰富,独自旅行已经一年,对于这位导游的业余水平很是不满,常常发难。不过确实我们问的问题Jose都回答不出来,和一般的tour没什么区别。唯一好玩的就是在玛雅人家里吃了顿饭。 晚上回去Italian Lady想投诉,我们两个加上同行一对德国情侣也觉得和广告所说的有出入,便一起去找了这个团的发起人。没什么结果,不欢而散。 这是接下来坏事的开端… 因为从费城来的S同学有很多工作在身,7号一整天都得在网吧泡着直到晚上10点的巴士去往危地马拉城。我只能无无聊聊地在10分钟可以走完的小镇里周围逛逛。不过那天刚好是一个什么宗教节日,岛上居民亲戚朋友都来了,有很多很多小吃摊,还有早上一次下午一次的游街。     晚上10点钟,我们上了一辆看起来很不错的巴士准备往危地马拉城去。通宵巴士。谁知道到了Santa Elena的时候上来检票的大哥说我们的车是旁边那一部。然后我们急急忙忙跑到车站另一头找到那辆车。但是检票员在乘客名单上找不到我们的名字,让我们到办公室问问去。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把我们在旅行社订票的收据看了看,摇头兼摆手说他们没有和这个旅行社做生意。我一听就懵了:被骗了。只能跑回到一开始坐上的巴士,和检票员英文加手势解释我们的困境,问他还有没有空座位。来来回回好一阵子,终于买上票坐上车。 混混沌沌8个小时车子就来到了危地马拉城。早上6点。计划是到国立考古学博物馆去看看从全国各地挖出来的玛雅文物。但时间尚早,也不知道往哪儿去。搭上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博物馆区。司机还弄错了把我们扔在了儿童博物馆。天有点冷,我们想找个麦当劳之类的地方坐坐吃点东西。选了个方向往前走。 危地马拉城和其他城市看起来都不一样。空气污浊,车很多,人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友善。博物馆区又是在机场附近属于郊区,路上行人不多。顺着大马路一直走,一直走到一个立交桥的路口的岔路。一个面容凶恶衣裳褴褛的男人从衣服下抽出了一把中型水果刀往我冲上来。他一把扯着我的包,我扯回去。然后他就开始用刀割我包的袋子嘴里不知道叫嚷着什么。我把他刀推开用英文说我把钱给你别拿我包。纠缠之中被他的刀割到了我右手中指和无名指。把钱包的钱给了他之后他也没有再要求什么就转身走了。同伴吓得一直往前跑,往大路上走想揽下一辆出租车马上离开。 我从头到尾都像没睡醒一样。钱给出去了,手被割伤了,也没有多大情绪反应。同伴坚持回到下车的客运站再想办法离开。我全身上下就剩下10Q,没有什么意见可言。但是那个车站并没有车到Antigua,得从另外一个车站找车。一个出租车司机不停地招徕我们包车回Antigua。但是同伴觉得非常危险,半路他停车把我们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两个但是看起来已经就如同盲头苍蝇手足无措。 后来我打了个电话给我们的房东Flora。她帮我们找了相熟的司机把我们接回Antigua的房子。花了大价钱的安全。 直到那天晚上,我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真的经历了点很糟糕,而且有可能更糟糕的事情。一下子睡不着了。手指上的伤口也隐隐作痛。突然间很想跑回Berkeley。 晚上看了点电视,洗了个澡,算了算剩下的钱(被抢了100美元左右),倒头想睡。脑袋涨涨的,还是禅修了一下才睡得进去。 今天好好反省了一下,犯了几个错误: 1、放太多现金在钱包。将近1000Q的钱还是多了。下次应该放在Bra里和不同的地方。 2、不应该往那条路上走,根本不知道走去哪里。 3、最大的错误:意气用事。从一开始因为没有办法融入MK一家人情绪很不好。S同学来了之后因为大家对于“旅行”还有这次危地马拉旅行的想法和期望很不同意见有很多分歧。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也就常常发她和自己脾气。情绪是理性思考最大的敌人。 算是花钱受皮肉伤买教训吧。另外一个也是travel partner的问题。其实像我这样对于旅行有很多自己坚持的条条又不愿意妥协的人,一个人出发可能比和不同理念的人上路要更舒坦更安全。我还是要求太多了。Hars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