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问题少女,如果我还算少女的话

Vic 标签: W.T.Chan,skincare 这个自从我到美利坚之后,意外事故不断。倒不是什么“死人冧楼”的事情,但就像蚂蚁上身,寝食时难安哪~ 决定做个总结: 1、皮肤问题 过敏性体质的人不知道应该叫做娇贵还是诸事,特别容易出状况。湾区的气候比起广州要干燥不少,旧金山大风低温,伯克莱艳阳高照。我那经受过西藏高原阳光洗礼的面庞,很早就对这里的阳光和冷风举白旗。晒伤一个月后,依然痛。结果是花大价钱小力气到Kiehl’s买了一套产品,适合最脆弱不堪磨练的肤质。经VIA 的财政总监Kirsten提醒,另购入BB油作洗浴后保湿用。但是今天发现自己身上某些部位在掉皮屑…像蛇… 2、手机 到这里的第五天,新买不到一个月的索爱被水泡了。因为白痴的我没有把同放在包里的水壶盖拧紧。折折腾腾动员了全世界吹干电池重设电话找后备AT&T电话了好多天,结果某一天,它活过来了。 3、左脚脚腕 对,我又扭到了。唯一一次和篮球没有关系的扭到,下楼梯扭的。但是以前“拗柴”会有妈子接送上下学。这次因为要旁观AUSL项目从中学习,每天走走走,依然肿。用完了大平一盒狗皮膏+半瓶黄道益活络油之后,又欠她两刀在屋仑(oakland)的唐埠买了广州产的麝香狗皮膏药。同一屋檐下的加拿大籍法国租客Rya特意买我一大盒某盐,泡完果然没那么疼。反正现在还没有好就是了。 4、隐形眼镜 当时一心想,我从澳门买的daily还是从美国进口的,干嘛不到美国买。结果,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是要医生处方买隐形眼镜的。怎样可以拿到处方?做眼部检查!大价钱…结果现在还没有买到。这边戴眼镜很不方便,因为太晒了,要用装帅用的大墨镜保护眼睛。 5、感冒 来之前感冒得我要死要活的。现在似乎又要开始了。倒不像是H1N1,不过现在的确是流感季节。 喉痛肿痛,声音嘶哑,贪多咳嗽,鼻塞流涕,唉~多喝水多喝水,但是办公室那层楼洗手间最近在换地板砖,拉丁裔的工人每天开着音乐干得正欢。我只得频频搭电梯下楼上厕所,因为走火通道的门是单向开的,打开门出去了就只能一直冲到马路去… 我隐隐约约觉得,RP是一个均等值。好fellowship好homestay好intern好老板总得拿点啥平衡平衡。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How Have I been Doing So Far in U.S.? It is almost a month now.

    This is the first, or maybe second question that people ask me a lot when first met. I keep saying “ Can’t complain!”/ “Can’t be better!”/“Perfect!”     I can’t really tell why it’s not perfect insofar. W.T. Chan Fellowship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