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Paradox

在深圳闲着无聊,思考下我的人生现状。Cogito,ergo sum. 由是我发现我处在一个吊诡的社会网络中。 从大学第二个寒假,我开始做各种各样田野调研。我看到的,我接触到的,和我一起生活的,是当代中国真实的角落。分不清汉藏户口却写着纳西族幸福生活的人们,相当于贫民窟全家靠拣纸皮为生的移民村村民,被无数热血青年景仰和被同行利用的NGO领袖,还有现在面临着政府的压制的劳工维权组织。其实每一次的调查能让我弄清楚了这一块领域的过去与现在。我可以像说书一样告诉你,当时5·12地震灾后紧急救援民间组织是如何联合、合作、运行、猜忌、分离。因为我和亲历者天天一块吃饭、上班、睡觉。他喜欢说“他妈的”还是“他娘的”,啥时候拉屎,多久洗一次头我都知道。好歹我是个挂着“人类学”头衔的调查者,自然我也会了解周围人对他们的看法,政府对他们的态度。在这样一种在局内与局外不停游离的状态中,我时不时获得了全知全能的视角,台前幕后一把抓。 对于一般的人,大多数的大学生,这当然不是如同“开心农场”和腾讯QQ一样熟悉的事情。有时候我挺激动地想,我看到的才是真实的中国。但其实我所熟悉的都是微观的中国,弱势群体的中国,边缘阶层的中国。当然,这都是中国。不在这些圈子里,却关心这个圈子的发展,还对这个圈子有了解的圈子就更小更小了。比如说我现在做的这个劳工组织,我能对话的人,恐怕不超过十个。我的老师,老师的朋友(还是老师),一两个曾经一起搞劳工组织活动的同学,仅此而已。 圈子小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小圈子给我造成了幻觉,美好理想的乌托邦幻觉。我遇到的老师是全身心投入建设中国公民社会的社会活动家,将学问当做游戏做的人,还有具有高超洞见和非凡佛学修养却平易地如同邻家姐姐的人。我申请的项目资助方投个十几万到一个年轻人身上只为了让他成长,没有任何评价的指标。我身边聚到一起的同学做事情考虑钱的时候很少,一边愤愤不平说同组没有人支持还一边将一个农民工参与式摄影展览做得很出色。我碰到的做NGO的人有很有钱但是把钱都搭进来警察来查也挺起胸膛有勇有谋黑白通吃,也有很穷把老婆打工的钱都搭进去一顿饭几粒肉三天两头被国安请喝茶的。我碰到的人都很美好,很善良,有模糊或清晰的理想,有对人性中美好的一点的执着,都有够傻的。 我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圈子里,也傻了,也单纯了,也相信世界其实是美好的,顶多是被灰垢遮盖了。我更相信人性本善了。 吊诡的是自以为常常亲历真实社会的我,却越来越不现实。看着一个个同龄人在奋力迈向职场或者自由之邦,我搭不上话。我不了解这个绝大多数同龄人熟悉的现实社会,不懂行情。 我找不到我的位置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