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知人善任

知人不能善任会浪费人才,降低效率。 不知人而任则会自寻烦恼,简单问题复杂化。 以己推彼实是自负无明的做法。 由是,小事变成麻烦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考完之后…

备考GRE没啥好说的。偷懒之际遥想一下6月6日之后要完成的功课。 排名不分先后 1、读完Charisma and Compassion,写完刘老的读书笔记 2、梅兰竹菊各一幅 3、整理法文笔记。之前学得实在太烂。 4、编好《阿含经》读本二 5、找个时间找老朱讨论下美国实习的任务6 6.开始整理所有课程的笔记和ppt,考虑到完全没有听课又要考试的话…   都是读书的事情,我真是好孩子!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隆重推介咩咩同学新作!!

姓名:羊咩咩 真名:谢虫羊 与本人关系:损友 特长:Heir同搞下小文艺 本人名扬马路巴士地铁那个“无心向学”袋便是出自该人之手。 以下为最新搓面粉作品介绍: 全集请浏览 http://user.qzone.qq.com/562827646?ptlang=2052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拾人牙慧 之二

来自《玫瑰之名》(可参见之前日志) 威廉推知出修道院连续发生的修道士命案都与修道院藏书楼里的“非洲之端”有关系。新上任的助理图书员本诺拿走了死于非命的药草师塞伟里努斯找到的一本古希腊文书。威廉在追查时候和见习修士有一番对话: 本诺是一种强烈欲念的牺牲品,他与贝伦加和食品监管不同。他和许多学者相仿,对知识有极大的欲望。是为了知识而只是。他曾被排斥在知识的一部分之外,于是他就想获取它。现在他把它弄到手了。马拉吉很了解他手下的人:他用了最完满的手段找回了书,又封住了本诺的嘴。你会问,如果有人不准大家一起来使用这知识的宝库,那他控制这个宝库其意义又何在?但正是为这一原因我要提到欲念。罗杰·培根对知识的渴求不是一种欲望:他要用他的学识为圣主的臣民造福,所以他并没有单纯为知识而知识。本诺的求知欲念仅仅是无法满足的好奇心和理念的虚傲。这只不过是一个修士用于转移或减轻淫念和狂热的一种手段。换个人,这种狂热就能把他造就成为信仰而战的勇士,或是散步邪教的干将。世上不光有肉欲…… 有情皆苦哪~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图书馆异人志 Part1

近日功课甚繁重,学习MAX同学在图书馆苦中作乐,我也多多观察馆中人。(CF. <在图书馆复习系列 之 酱油叔叔>) 作为一个女生,我常常被SYSU校园内女士们的打扮所惊吓。原因多样,非一言能概之。 刚才在图书馆见到一位窈窕淑女,长发披肩,面容清秀,戴着眼睛仿似十分知性。但首项以下,真的… 她着一件淡粉红,就是很hellokitty pink那种pink,雪纺质地的onepiece短裙。吊带,v字领,腰线下乃层层叠的短裙(裙裤)。然后腿上是着黑袜,是经常被我怀疑是纺织密度不足造成的劣质透肉黑色长袜。刚过膝的长度,露出一截大腿,线条不错。脚上是有相当高度的黑色船踭绑带至脚腕的凉鞋。 问题是:面容发型不衬上身,上身不衬下身。下身像深夜去pub钓凯子,上身像半熟少女,就只有颈部以上有点像去图书馆…(可能近看还会发现她有妆。) 最大问题是,为什么会有人如此打扮上图书馆K书?她边K边约会? 我知道说人坏话比较缺德。神啊,你原谅我这个读不懂马克思韦伯而困窘的人吧!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