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比天阴

算不得是与mother nature心心相印的人,最近却忍不住,将阴郁,怪罪天气。生于斯,长于斯,穗城的春日,谈不上什么春暖花开人面桃花。只是淅淅的细雨,潮粘的触手,贪婪的缠绕着人,不愿释放。 在这种时候,身边看得到的书,却比我更郁结。坐在床上,读完了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说的是两个命运纠结在一起的男女,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去改变宿命。绝望到了边缘的不顾一切,是以缜密细致的阴谋设计来呈现的。这样的人生不缺乏动力,因为一直心底的欲望会在眼睁睁的情况下将自己一步步,一步步,推进无边的黑暗。弑父,弑母,陷害最好的朋友,将无辜的路人甲拖进庞大的阴谋之中。这个是一个爱情故事么?不是。是共生。有朋友说,两个人一起太久了,长在一起了,骨肉相连,硬要分开,血淋淋是很痛的。 放下《白夜行》,拿起室友借的白先勇。原来《游园惊梦》是这样的,原来《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是那般的。白先勇极善于描写败絮其中的浮华瑰丽。只不过没有想过,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可以在数盏花雕之间,晃晃而过。这般意识流才让人觉得年华逝去川流不息。很可惜我对昆曲一窍不通,不然对文字的韵律该有更好的赏识。他令我很想去一趟桂林,那个山水甲天下的地方。 “……这些唐宋谪吏,到了桂林,大概都被这里的一片奇景慑住了,一时间倒也忘却了宦海浮沉的凶险悲苦,都兴高采烈地为文作诗歌颂起桂林山水的绝顶秀丽。”“……从桂林坐船到阳朔,那四个钟头的漓江舟行,就如同欣赏南宋大画家夏珪的山水手卷一般,横幅缓缓展开,人的精神面便跟着逐步提升,四个多钟头下来,人的心灵也就被两岸的山光水色洗涤地干干净净。”我家不是什么钟灵神秀的地方,一出不了脱俗的丽人,二出不了灵气逼人的奇才。能在中国思想史上占一席位,是归功于因地得利,山高皇帝远,得风气之先。才能诞生梁启超、严复、孙中山这样的大人物。 读这样的书,无助天晴,又不忍释卷。值得窃喜的是,铅印文字夺回了被视觉图像垄断多时的宠妾位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当猥琐到达一个境界

猴子逼着我去看这个《现打斑鸠现钳毛》的MV,实在是令人狂笑不已。这个组合根据google的结果,信息如下: “猥琐山歌三人组”其实并非三人,而是两男两女四人,三名主唱背后还有一名“御用”词作者。这“三人组”的成员是:男主唱雷敏敏、女主唱胖女张建翠、瘦女李文仙和词作者李恒林。   雷敏敏今年23岁,晋宁县中和乡人,初中毕业后辍学在家,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山歌手,2004年在一次山歌比赛中获得了“歌王”的称号。女主唱张建翠和李文仙都是35岁,同是晋宁县宝峰镇人,两人也多次在山歌比赛中“封后”。迄今,他们各自已经录制了100多张山歌专辑,在农村拥有不少铁杆歌迷。词作者李恒林是李文仙的丈夫,“猥琐三人组”所有歌曲都是由他执笔,他小学尚未毕业,文化程度可想而知,但恰恰是这成就了李恒林。(以上摘自河南《大河报》2006.4.7/B07版) http://www.sina.my/html/ys/video/2009/440.html 祖国果然是人才辈出啊!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4076908/v.swf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