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壹个村小”支教第三期招募,去川南、陕南做孩子王。

发起人肖的天堂类型支教 行程出发地: 不限 / 目的地: 泸州市 地点陕南紫阳县,四川叙永县。 时间2009-02-10 至 2009-07-10报名截止 人均消费元预期人数人 其实它没你想象中的神圣,对我们来说,支教更多的是一次体验乡村生活的难得机会。你要习惯很多东西,比如学生说话你听不太懂,比如菜里的肉丁从此不见了,比如记不起上一次洗澡是什么时候,比如夜晚数星星数得你头晕,比如被学生作业本里的造句弄得哭笑不得,再比如,你要面对失去父母的孩子。   我们是草根公益计划“壹个村小”www.one-school.org  壹个村小的几位发起人,都曾有支教经验。我们很清楚,我们能给孩子们带去什么。也很清楚,孩子们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如果你最终成为深山中的一名支教老师,那么恭喜你,你将得到被清脆童声唤为“老师”的奢侈享受。   “壹个村小”支教活动第三期义工招募已经开始。   招募网页:http://www.one-school.org/plant/teacher/plant_t…  村小支教已做过了两期,“为何来支教”,这个问题常常会问支教老师们两次,一次是在进山时,一次是在出山时。很高兴答案总是不同,隐介藏形于乡野一学期的老师们带回了自己的收获,那收获不只有关于如何烤地瓜,如何教小孩,更有关于未来,关于生命,而我们,也在这些老师们的答案中寻找着自己的答案。   不想奢谈为乡村教育带去了什么,只是很感谢,感谢所有身体力行加入乡村支教行列的临时老师们,我们可能仍然迷茫、困惑、踌躇、执着;感谢一切支教动机背后,那份有隐隐光芒的善良;感谢落于乡野陪伴孩子们的那生命一段;而我们因此得到的,是乡村,是孩子,赠予的,将伴随个生命的一段。   来这儿看看前两期支教老师们的故事:http://one-school.blogbus.com/c1950956/  壹个村小-支教第三期 2009年2月-2009年7月,现正招募中   我们对你的要求:   1、你至少有一学期的空闲时间,去偏远乡村当孩子王,能坚持一年的更好。   2、耐心,爱心,包容心,这些比你的专业背景更重要。   3、擅长英文,有音乐、美术细胞的,师范专业的,有家教经验的,优先。   3、会玩,对小学生来说,游戏就是最好的课堂。   4、良好沟通能力,因为你和山里的人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成长背景。   5、能照顾好自己,且有良好的革命本钱,这样才能享受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还有看不完的风景。   我们对你的支持:   1、其实没很大支持,主要还是靠自己。   2、提供支教结束后由学校返家的路费(火车硬卧标准)   3、学校提供食宿。   4、支教期间的人身意外保险。 本期支教在陕西省南部与四川省南部的两个地区同时开展,申请前请先确定你想去的地区。 支教学校详情:http://www.one-school.org/plant/teacher/plant_t…支教是大事,确定你已准备好当半年乡村教师了,那么请发简历到: (去陕南)hope@one-school.org (去川南)run@one-school.org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点解我喺绵竹都会肥

实情最近我应该搞个Q&AColumn 点解会肥呢?点解我喺灾区会肥呢? 第一、中国何处没美食?何况在四川?灾区震烂的是地面和砖屋,震不烂天府之国百姓的高超厨艺。 第二、民以食为天,压力当前,吃更多。下田野的常见毛病。 第三、我对美食有终生的追求,一字记之曰:馋。 第四、辣椒好下饭撒~ 下有图片为证 志强串串香 刘二姐肥肠米粉加盟店 陈渡哥认为和攀枝花的米粉有相当的差距 可是我觉得好好吃撒!   十四团年   煮成patpat的汤圆… 去最多的当数夏骡子骨伤医院食堂!5蚊一份 白饭任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我去四川搞咩东东

由于各位对小人关爱甚切,纷纷询问小人此行原由。干脆来个发布会,一目了然。而且ngocn的读者评论相当有创意。 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招募田野调查人员 田野调查人员招募 现有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调研项目"行动中的民间公益团体——汶川地震救灾中的个案",需招募调查研究员30人。(1) "行动中的民间公益团体——汶川地震救灾中的个案"项目背景据不完全统计,在汶川地震紧急救援期间直接参加四川救灾的民间公益团体达到230多家,这还不包括大量临时组建的志愿者团体。民间公益团体在救灾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并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和赞誉。"汶川地震救灾是中国民间力量的第一次集体亮相。"这一事件对于我们发现民间公益团体在公共危机治理中的角色和作用,理解中国民间公益团体的发展状况,并探讨如何促进民间公益团体的良性发展及社会互动具有重要价值。本项目旨在透过实证研究,以50个参与地震救灾的民间公益团体为案例,从行动者的视角出发,描述在当前中国社会转型背景下,民间公益团体参与地震救灾的集体行动过程和项目管理机制,分析其文化动力和发展策略以及民间公益团体、政府、公众互动关系的构建过程。这一研究将有助于民间公益团体对于自身行动逻辑和行动力的反思与改进,为民间公益团体参与灾害管理系统提供经验借鉴;同时,随着灾后重建的开始,公共政策制定者也能从救灾阶段得到启发,考虑如何改进公共政策,为民间公益团体参与灾后重建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此外,本项目也关注中国民间公益团体的行动力这一基本议题。这一议题是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长期以来所一直关注的核心问题:即中国民间公益团体自身具有什么样的发展动力,而这一动力是如何产生、持续和发挥效力的。所以本项目也是对公民社会中心2007-08年所开展的研究项目"南中国地区民间公益组织行动力研究"的自然延续。我们希望结合汶川地震救灾活动来进一步考察行动力研究项目中所关注过的组织,它们在救灾过程中是如何投入和运作的,它们的组织行动力是如何与救灾活动联系在一起的。(2) 项目运作方式及招募要求本项目是一个开放式研究及学习项目,一方面本项目希望能够对参与抗震救灾的民间公益团体进行深入系统的调研;另一方面也希望给对本领域有兴趣的同学或个人提供一个学习和开展研究的平台。本次研究的对象主要是活跃于抗震救灾过程中的民间公益团体及其在所开展的行动,以组织类型进行区分的话包括具有官方背景的公益团体(如中国红十字会,中国青基会等),国际公益团体(如香港乐施会,绿色和平等),本土公益团体(如成都河研会,广东狮子会等),基金会等;以组织行动方式来区分的话,研究对象的主要类型包括独立行动,合作行动以及行动网络。从行动类型区分的话包括直接服务、物款筹募、技术支持、志愿者培训等。本次研究将采用文献调查和实地调研相结合的方法,调查人员除了需要对相关文献(二手资料)进行搜集和整理之外,主要是要对上述民间公益团体及其行动方式展开实地调查。调查员将实地深入到上述民间公益团体所在地或是其开展救灾及灾后服务的工作点(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昆明、贵阳、四川及四川以外等地区),以参与式的方式进行实地调查。开展实地调查的时间为2个星期—1个月之间。凡正式报名通过面试的同学或个人,作为本项目的调查员将由项目组提供相关的培训及研究资料(2009年2月间)。并在09年2-4月间实地进入由项目组联系好的调查地点进行2个星期—1个月的参与式调查。在调查的过程中以各种形式进行记录。最后提交调查所搜集到的材料(如访谈资料、参与观察笔记等)。对报名者的要求:1、能够以书面形式承诺参与本项目,并能够在2009年2月-4月间)有时间进行2周到1个月的实地调查。2、对民间公益领域(NGO)的工作以及相关研究有兴趣。3、曾在民间公益领域(NGO)实习或有相关工作经历者从优。4、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专业的报名者从优,但不限于上述专业。5、如有相关田野调查工作经验者,或曾参与过社会调查者从优。6、能良好地与他人合作及沟通。   如正式报名通过面试成为本项目调研人员,在调研地点调查期间所发生费用(交通、生活费等)将由本次项目承担,并给予一定的劳务补助。   在调研期间,本项目组核心成员将给予跟踪指导。调查员的收获:       1、接受系统的田野调查和公民社会理论以及组织研究的培训       2、实地的草根NGO调查经验       3、更深入地了解基层社会(3)报名方式:   正式决定报名的同学或个人请在以下时间:2009年1月23日——2009年2月5日期间通过以下联系方式报名: wangchao413@gmail.com或是通过以下电话报名(及垂询):020-33296762                                                               13650991413                           请通过电子邮件附上自己的报名表,其中包括   1、名字、性别、院系专业、年级   2、报名的主要原因   3、相关调研经验,NGO(非政府组织)实习经验   4、个人希望的调查具体时间段(在2009年2月—4月间选择,不少于2周)正式报名并通过面试的调研人员,将于2009年2月期间参与由本中心组织的专题培训工作坊,届时来自中山大学人类学系、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等专家将为各位调员人员提供讲课和相关培训。培训期间也将为给为调研人员提供更详细的相关背景资料,研究资料;并安排调查的具体事宜。培训安排及培训期间的学习资料在报名面试通过后给予。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TAG: 公益组织 社会发展 田野调查 志愿者招募 中山大学 汶川地地震 最新评论 删除 引用 Guest  post at 2009-2-03 09:54:36 原帖由Guest于2009-02-02 17:37:52发表田野?是不是一个商业调查机构吖? 汗……此兄想象真丰富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关于妓女的对话(旧文重贴应景)

关于妓女的对话(旧文重贴应景)http://www.luoyonghao.net/blogs/luoyonghao/archives/122475.aspx 罗永浩 @ 2009-1-17 11:54 阅读(41110) 评论(254)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这是2006年年初我在新浪开博客的时候写的一个帖子,写的是我在2005年新东方寒假班期间的真实经历。本来是想表现在一个正常国家里长大的年轻人,和一个神奇的国家里长大的年轻人,在面对自己从没思考过的陌生问题时表现出来的典型不同反应。但是由于对话的内容跟妓女有关,所以在新浪博客上贴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出这篇文章的用意,大家都是围着妓女问题在讨论。刚好这两天这里又在讨论性产业合法化的老话题,所以我就再贴一次,也算是更新博客了。又:当时我只是为了提醒她们一些现实存在的极端情况才描绘了40岁老处男的悲惨和贫困农村姑娘的艰辛,实际上,我认为一个性生活很富裕的人为了尝鲜而去嫖娼,一个家境很好的女孩因为懒得上正经班而去卖身都无可厚非,只要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杰希卡(化名)是一个23岁的美国外教,她的中文发音比我好,至少她能读对我永远都分不清的平翘舌,她住在北京使馆区附近的一个涉外公寓里。因为住在这里的年轻女孩大都是世界各国来的妓女,所以她进出的时候,门卫时不时的会问一些诸如此类的问题:干你们这行儿收入还行吗?你有没有遇到过变态的客 人?你家里知道你干这个吗? 以下是我和她在教师课间休息室里的对话。 “他们老以为我是妓女,我觉得很讨厌。”“为什么会讨厌,因为被当成妓女?”“对。”“如果他们误以为你是工程师,你也会讨厌吗?”“嗯……应该不会吧。”“你瞧不起妓女吗?”“不会啊。”“那你觉得妓女不好是吗?”“好像不太好吧?我还真没仔细想过。”“那你现在想想”。“嗯……我觉得做这个的人很恶心,我很难想象跟一个连一点好感都没有的陌生男人上床就为了那点钱。”“那要是给得多呢?”“多也不可以,我觉得很恶心。”“比如给你一个亿,就睡一次,还带套,你诚实地想一想。”“哈,这个问题还真挺要命,嗯……我得认真想一下。”“别想了,给你十个亿,还是你们老家的美元。”“哈哈,那我可能会愿意。”“所以她们和你可能没有本质的区别,她们可能只是比你要求低,比较舍得自己,她们都挺不容易的。”“是啊,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她们是不容易。”“那你还觉得妓女不好吗?”“嗯……不了。”“还是有点别扭是吗?”“对呀,你怎么知道。”“看你那小样儿,你们总是把想什么都写在脸上。”“呵呵,这样不好吗?你喜欢喜怒不形于色,你们欣赏这个对吗?”“别人不知道,我自己不喜欢城府深的人,我觉得通常这种人如果不是装孙子就是孙子。”“什么是城府深?”“就是有心机,想什么看不出来,跟你那个什么于色差不多,装孙子和孙子你知道什么意思吧?”“这个当然知道,哈哈。”“说说吧,为什么还有点别扭。”“嗯……我现在觉得那些妓女们没什么不好,是那些男人不好。”“哪些男人?嫖客?”“嫖客?对,对,对,叫嫖客。”“他们怎么不好了?”“他们如果想要,应该去找女朋友,而不是去买。”“买怎么了?”“我觉得不好,买肉体我觉得不对。”“为什么呢?”“嗯……我现在想得不是很清楚,总之我觉得这样不好。”“好吧,那你想想这个,要是一个男人很丑凑巧又很笨,四十岁也没找到女朋友,女人都不喜欢她,那他是不是这辈子就该活活憋死?”“这个嘛……我真没想过,唉。”“他在你们国家还能看看杂志,在这里,一般见不到杂志,马路上买黄碟有可能被当场抓住,好不容易安全到家正学习的时候还有可能被警察破门而入。”“哈哈,我也听说过。”“是啊,幸亏后来有了网络,他才看到点真的,但也只能是看。这个星期天,就是他四十岁生日了,他决定对自己好一点儿……”“哈哈哈。”“别笑,听着……对了,你听说过四十不惑吗?”“我知道,就是那个什么三十而立什么的吧?”“是啊,立了十年,还是那么惑,他决定四十岁这一天彻底不惑,弄个清清楚楚,他容易吗?在这个命运对他如此残酷的世界上,谁忍心说他不能或不该这样做呢?谁有权力说他堕落,说他无耻呢?”“是啊,真是的。”“那你还觉得嫖客不对吗?”“嗯……至少没我想得那么简单了。” ★★★ “哈哈哈哈,老罗,你逗死我了。”“我操,谁呀?吓我一跳。” ★★★ 刘玉玲(化名)是一个26岁的中国女教师,英文发音比我好,至少她读的英文过了四级考试的中国人能听懂,她一直很"敬爱"我。我和杰希卡聊天的时候她在薄木板隔开的另一间教师休息室里躺着休息,笑出声后走到我们这间来了。杰希卡因为刚好休息时间结束就先走了。 以下是我和刘玉玲在教师课间休息室里的对话。 “想睡会儿觉,结果光听你欺负杰希卡了。”“怎么是欺负,聊天嘛。”“你得了吧你。”“怎么了,我其实挺严肃的。”“哼!懒得理你。”“真是挺认真的,正好我也想问问你。”“问什么呀?”“你觉得当妓女有什么不对吗?”“当然了,这还用问吗?”“为什么呀?”“当妓女最不要脸了,一个人干什么不能养活自己呀,干嘛要去干那种事儿。”“你知不知道很多农村来的小姑娘在饭馆端盘子一个月拿两三百块钱?”“不会吧。”“是真的,就这样她们还能省下来给家里寄点钱。”“怎么可能省得下来啊。”“饭馆一般管吃住,工资完全不花就省下来一点了,她们老家一家三口种一年地才赚两千块钱,她一个人一年赚三千块就觉得还可以了。”“那不是挺好吗?”“可是在城里,听说有的老家出来的姐妹在桑拿浴给客人捏捏身子一个月就能拿这个数就犯嘀咕了,她们也知道那种地方可能不好,可是这个诱惑挺可怕的。你想你在这儿教书一年也有个十五万吧,要是你突然听说有个工作给你年薪一百五十万你也得犯嘀咕吧?”“呸,我才不会去干那个呢。”“怎么了?只是做按摩,又不是卖身。”“你说会不卖身吗?”“开始不都是吗?有几个人会直接决定卖身呢?多半是先想着卖手不卖身,只做健康按摩。”“嗯,有道理。”“干了一段时间后,听说有的姐妹做那种事一个月可以挣一万多不免又开始犯嘀咕了。”“等等,你不是特坚持原则的一个人吗?你不是说要剽悍吗?怎么这么没原则呀。”“我不会强求别人也像我这么猛,那还不累死他们。我只是希望年轻人能多坚持一点,就少放弃一点,对那些可怜的贫困农村来的孩子,我不会对他们在原则上要求太高。你们只看到我凶悍刻薄的表象,从来不知道骨子里我有一颗多宽容的心灵。”“呵呵,又来了又来了。”“那好吧,我也问问你刚才问杰希卡的问题,给你一个亿,就一次,你干吗?”“去!我才不回答你这种无聊的问题呢。”“我不是开玩笑,我就是想知道如果碰到这种问题你会怎么想。”“我才不想呢。”“我觉得这是件挺严肃的事儿,挺值得认真想一下的。”“你就无聊吧你。”“那你还是觉得做妓女是不要脸的事情对吗?”“当然了。”“为什么呢?”“有什么为什么呀?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会觉得当妓女好呀?”“那你是因为他们都觉得不好所以也觉得不好是吗?”“对呀。”“你觉得‘因为大家都怎么样,所以我也怎么样’是一个合理的因果关系是吗?”“行了,老罗,我不跟你玩儿逻辑,你自己想想,要是你生个女儿长大了要去当妓女你能同意吗?”“要是她成年了,我不同意也没用。”“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能管住她,你会同意吗?”“嗯…..我还真没想过……”“你看,你也不会同意的。”“ 我觉得是这样,我不希望她从事这个行业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行业,我不希望她出事,就像我不希望她去当战地记者一样,我会非常担心她的安全,并不是因为这个行业有什么不对。如果她成年了,想清楚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是不会管她的,只会替她担心,或是劝她别干。如果她真的去干了,我也不会像那些傻逼父母一样因此跟孩子断绝关系,我可能会絮絮叨叨地劝她转行惹得她嫌我烦吧。”“我才不信呢。”“不信就算了,对了,我刚才说嫖客你也听见了,你对我说的那种情况的嫖客怎么想。”“我觉得一样不要脸。”“你觉得那个四十岁的男人活该憋死是吗?”“对呀,没本事找老婆就忍着呗,有什么可怜的呀,当和尚的不也活得好好的吗?”“人家那是有信仰支撑着,不一样。”“那就信一个呗,唉,你无聊不无聊啊,哎,你看我昨天买这耳环好不好看?”“……”“你看看嘛。”“好看,真好看,挺漂亮的,配你特合适。”“嘻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调查之余读读达尔文撒

有得上网就是好,看完刘谦昨晚赶完春晚赶湖南卫视的视频之后,转一篇NYtimes讲达尔文的理论又回到主流的文章撒~ Darwin, Ahead of His Time, Is Still Influential By NICHOLAS WADE Darwin’s theory of evolution has become the bedrock of modern biology. But for most of the theory’s existence since 1859, even biologists have ignored or vigorously opposed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