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8

选择和机会

“当地人民与我的分别,是彼此拥有迥异的选择和机会:倘若我不喜欢这里的生活,可选择离开或另寻他路;但这里的人——所有不折不扣活在社会边缘的人,却没有离开的选择和机会,他们不能丢下眼前的生活,贸然远走他方。每天醒来,他们想的只有如何活下去,如何赚取足够的金钱养活孩子与家人,憧憬终有一天能建造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他们盼望给子女良好的教育,好使子女终有一天学有所成,找到一份邮差,可赚取金钱让全家人脱离艰苦的生活。” ——柏尾纯《“有”与“没有”的反思》收录于《写在救援侧面——无国界医生的故事》   这段话不留情地说出所有强者救援弱者的活动参与者所陷入的维谷。当来自较富裕和发达地区的志愿人士一踏足满目疮痍的目的地的时候,就应该清楚自己与当地人截然不同的处境。不要以为自己在做着什么了不起的伟大事业,悲天悯人的情怀只适合酸文人的纸上文字。任何志愿行动都不可能根本性改变当地的恶劣局面,无论是卫生、医疗、就业、经济还是政局。一点一点,志愿者的一言一行犹如滴水穿石,力量虽然渺小,但聚沙成塔。倘若是脚踏实地,能够为当地生活打下一些良性基础。 然而到了抽身离开的那一天就会醒悟,无论作出了什么惊天动地感人肺腑的大动作,志愿者都是基于一个原点出发。那个原点就是他/她国家地区的舒适安乐的生活。所以他/她的付出,是背后有着坚实的后盾,他/她手中掌握选择的权利及权力。而受援助的人们,通常已是在边缘,生命的边缘苟且残喘。前不知去路,后已是绝壁。 无义否定任何NGO的有意义行动,尤其像无国界医生这样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没多少个组织指着UN和老美鼻子骂他们不人道)坚持信念的组织。若果今生有机会,我定要参加这个组织,狠狠做一回地球人。但柏尾纯这段话理应是每个出发前跃跃欲试的志愿者必需的淋头冷水。其实,在人类学的田野之中,何尝不是呢?唯一没有退路的,恐怕只有马林诺夫斯基老人家那八年布里特雷恩岛民生涯。但马老最后还不是荣归故里,荣登名人堂。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聚会

一放假,就很忙。约会甚多,天天游荡,日日夜归。 见人,喝茶,聊天,闲逛,一气呵成。无所顾忌的狂侃乱吹八卦周边刻薄嘲讽之余,是对自己的一次次冲击。知道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增广见闻。破除井底之蛙的白日梦,以事实冲散各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幻觉,转一下红灯,敲一下警钟。 无敌历史班聚会要来啦啦啦啦!你们7号都给我空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嫁女饼

今午Tinghin塞了一小块红豆馅荣华月饼进我嘴巴。甜腻腻的,就是她说起Max时候的表情。说不定是嫁女饼的前菜。 我赞赏Max的眼光独到和胸有成竹。没有过人的勇气,追不到我崔大小姐任一位女友。她们都是上上人。Tinghin更是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雅致,一直觉得graceful就是形容她的。要得到紧握伊人柔荑的资格,勇气、信心、真诚、坚毅、智慧缺一不可。 在茶楼听着她说他,仿佛是我的宝贝女儿即将出嫁。没有心肝割舍的剧痛,是没来由的放心。粤语云:安乐。总是在担心我身边的挚友找不到碰不上生命中的另一半而缺失幸福。Tinghin给了我新的信心。他不一定是她的归宿,他一定给她带来安稳、可靠、欢笑和甜蜜。地理的阻隔应不能成为障碍。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