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8

掉头禁止

“你最近干吗老是问人有没有写过交换日记?” 因为有只怀旧恐龙, 在时空不再允许的情况下,邀我写交换日记。只不过,虚拟的字符代码代替了白纸黑字。没有日记本,开个联名blog。 这是一件听起来就让人联想起有些远,有些模糊的青葱岁月(严格说来我现在也算是)。青春清纯,心无杂物,清冽怡人。自小时候就踮着脚尖缠着母亲在客厅墙上量身高,天天盼着早日长大,可以不受约束,不受管教。 这样很想长大的我,以前每隔一段日子,都会在心里长叹一下,嗯,真的是大人了。小孩的少年老成,幼稚地自以为的成熟,权当笑料。临近廿一岁生日,长叹的内容不是长大,而是觉得,以前的,过去的,都回不去。 倒不是什么心智成熟思想深刻,只不过身边琐事一再提醒我,单纯一旦失去,很难回到原初。触电的是Quetin Tarantino的Kill Bill series,我真的还可以说自己是B Movie Fan?不是部部Cult片都可以用几百万去砸,不是个个导演都能走过红地毯。一点点认识到体制腐败金钱至上官官相护利息关系错综复杂,又怎会为央视的地震报道中的一宗宗“感人事迹”直掉眼泪?和一个又一个人生过客暧昧擦肩之后,我又怎会再对一个sms对象寄予无限的遐想?能做个有联络的朋友已经不错。某天开始,我已经不能跨越拙劣的表演,粗糙的拍摄,去欣赏朴素但诚挚的意义。所以我不看台剧,不读新人写的书,很少看纪录片,很少主动关注年轻独立影视创作。 某个我很喜欢的新东方女老师,叫做Phoebe。一次她看到一个女孩子上完课之后,同学男朋友骑着单车来载她。她说她很羡慕这样的爱情,因为在这个年龄的她现在已经不能承受了。20岁的时候坐在单车后座叫做幸福,30岁的时候叫做悲哀。人年龄的增大除了是失望的渐进,是不是也是对物质依赖的累加?所谓的“亲生儿不如近身钱”?是已经清楚,在优裕的生活中的人失去了勇气失去了能力,去品味那种缺乏物质保证的涩甜? 皮肤受损愈合之后角质层会变得厚一些,甚至起茧子,以迟钝的触觉换来安全的保护。人心不能如此呀,虽然我们添了一个保护壳。东东说,人过了某个岁数就不会交到某种朋友。 知识同样累事。读过那么多女性主义的书,我还怎可能直接简单地嘲笑玉兰油的广告,而不至于嗅出危险?流行文化构建了我眼中的我、你眼中的我,人们眼中的我,在碰撞,在冲突。看了那么多影评和电影理论,选部电影消遣都会倒出一箩筐的大师名作,怎么还能有烂片看完哈哈一下拍拍屁股就晃荡离开的悠游。知识,或者只是信息,秒秒在涌进,填塞,覆盖。稍有不慎,知识成为了桎梏,成为了我评价万物世事的依据,严肃不活泼,无法挣脱。 所谓的成熟,是一种预知能力。察觉出一动作引起的一系列正负面的后续反应。这种保护机制评估当前形势,作出权衡取舍。适者生存。哪有单纯无知时不顾一切地奋不顾身。令人裹足不前,或者见怪不怪,无动于衷,又或者疏于尝试,不屑一顾。 我一直开着头上的警灯,提醒自己,牢牢抱着单纯的快乐。因一口五羊飞鱼脆皮而感到满足,懂得黄昏校道上一人散步的浪漫。还有,看到它会会心一笑。   所以我开始写交换日记。这一篇,写给我自己的。2008.6.23 2:12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不转不行】韩寒:幸亏没入作协

幸亏没入作协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先生发表于齐鲁晚报的江城子: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共欢呼。” 文章引用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9obb.html   看了一通因为韩寒说冰心巴金茅盾没文采不该进小学语文书的连续报道之后,看到他这篇博文。话不多,六个字:幸亏没入作协。我笑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我爱问连岳-手淫问答

一个二十四的男研究生问这种问题,我靠! 连岳说:“10、我们的教育比我想象的还要失败。”更靠! 连岳:     你好, 很抱歉打扰你。     我正处于青年时期,24岁,目前在接受研究生教育,有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几年:就是该如何正确的面对自己蓬勃的性欲问题。     基于对你的尊敬,我希望能听到您中肯的意见,而不是讽刺或嘲笑。     我的问题在于这个事情开始影响到我正常的学习和生活,简而言之就是我每隔几天就会非常想这个事情,看到街上的长的好看的女孩子就会很冲动,然后我就会去看黄色电影然后手淫,频率不是很规律,有时候几周一次,有时候一周几次,即使少,也让我的注意力不能集中到学习和研究中来,尤其我和同学同寝,每次手淫的时候都会很紧张,害怕被同学撞见。     我想这样长期以往,会影响我的现在的生活以及未来的前途,而实际它已经影响了,因为也许我本来可以上更好的研究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变态,我想知道怎么样来面对这个事情,实际上我很焦虑,每次过后都会很自责,觉得自己真色情,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关心我的人,其实也对不起自己,这样也让我很痛苦。    不知你有什么看法?希望尽快得到你的回复,多谢!______________________1、看见漂亮女孩子很冲动,很正常。看见丑女孩才冲动,那叫反常。2、看黄色电影后手淫也很正常,看了没反应才反常。3、手淫怕被同学看见也很正常,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吧。4、24岁性欲“蓬勃”很正常,性欲不振才反常。5、手淫不是罪,不会对不起父母,性欲长期释放不了才可能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情。6、那些关心你的人,尤其是男性,基本上都手淫过,不要觉得对不起他们。除非你手淫时想着他们。7、就算想着他们,似乎也不必对不起他们,给他们面子呢。8、性其实是你生活的细小组成部分,几天才想一次,有时几周才手淫一次——你真忍得住。9、你比你想象的纯洁。10、我们的教育比我想象的还要失败。 连岳   连岳的第八大洲@牛博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劲劲劲!鬼佬宿舍开灯玩贪食蛇!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g0NDEyMTY=/v.swf 好犀利!好犀利!竟然是游戏的全过程再现,就是那条蛇吃豆之后会变长的!program之周密,时间之精确,配合之无间,令人叹为观止。最后死了还有分数!榕园不要老是MOM I LU,搞点新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信达雅

@QQ fabio 22:45:28实在太搞笑,忍不住偷过来鸟~~~嘘…… 《再别康桥》                《剑桥拜拜》 我轻轻地走了,          我静静鸡散水, 正如我轻轻地来;          就好似我静静鸡咁踩嚟; 我轻轻地招手,          我静静鸡yaap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同啲云讲声“系噉先喇,喂” 那河畔的金柳,          河边嗰啲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好似个新娘喺黄昏晒太阳 波光里的艳影,          反映喺水上面个靓样, 在我的心头荡漾。          喺我个心度浮吓浮吓咁样。 (以下数段从略)         (以下几段悭番) 但我不能放歌,          但我唔可以唱K,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讲拜拜嗰支笛衰咗; 夏虫也为我沉默,          热天的昆虫都为我收声,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剑桥今晚真喺哑咗! 悄悄的我走了,          我静静鸡散水, 正如我悄悄的来,          就好似我静静鸡咁踩嚟; 我挥一挥衣袖,          我拍拍箩柚, 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啲云都毋拎,嫌重得滞。 《偶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太硬正

有些奇怪,两天加起来,睡了不超过9个小时的而且在生理期的我,看起来还可以,说起话来还有条理。只是有点荨麻疹而已。 Finally,在滂沱大雨中,我可以多少看到自己未来寝室生活了。而且事实上,应该会很愉快。 猴子说,这种时候,每个人的丑事都被抖一遍,即使没有说出口,心里也会过一遍。这种时候,就是原本的4人女生宿舍要打散重新建立6人的新搭配的时候。旧怨新愁,暗斗明争,勾心斗角,各怀鬼胎,这个时候,都变成司马昭之心了。A宿舍四人从不讨论这个问题,心底里早已默认一定各奔东西;甲以为和乙已经结下了约定,到广州便是新的舍友,第二日竟然发现未来的闺密早已成为别人的闺密;某寝室高调地拒绝每一个想加入的女孩子,自以为是地以为最佳人选由她们决定,却不知道到最后她们是收拾全部人扔下的烂摊子;某人很傻很天真地以为,一切将照旧,原封不动,殊不知另外三人已经找好路数…… 三个女人一台戏,六个,就是六国大封相。若干个六国,就是春秋战国,军阀混战。而且只见尸骸,不闻战鼓,不见硝烟。 我成为了战争的受害者。 最后结果不坏,令我可以重新简历对我人品的信心。不过,我还是会反省一下,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斯田地。自问做人虽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总算热爱劳动,干净不整洁,无不良嗜好,定时定候千里迢迢从家中运来各式美食,收买人心。那,为什么? 昨晚随口对三个女生说,唉,没人和我住。三人反应极其一致,怎么可能?你应该很受欢迎才对! 屁咧! 有小朋友怕我抢走她的最好朋友,有人不想和数个广州人住。虽然我很想说,我们几个广州妹,去到哪里都是生活习惯最好的。那些酸奶瓶几个可以放到变成霉菌培养基,衣服穿完吹吹又放回衣柜继续穿若干天,饭盒用完放在阳台一个月的美女,三两下就找到新归宿。相见好,同住难。请勿把逛街的女伴和生活的伙伴混为一谈。 又可能,没有人觉得我会出现这个问题,所以不会有人把我列进考虑的范围。大家对我都很有信心,我不会是需要照顾的对象。所以我示弱了,我求救了。信我者得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彻夜未眠

现在报时信号一响,北京时间五点二十七分零秒。 昨晚一夜到五点,是疾书我的田野报告。今晚本来也是,所以我灌了自己一罐伯爵咖啡,一包麦斯威尔。不过SYSU的一纸通知,毁了我的计划,打破了本来就已经不堪一击的平静。 分宿舍。 我密谋多时,希望组建一间有我、关心和Mil三个人的宿舍,过着神仙一样逍遥,天堂一样温暖的宿舍生活。可以一起出去找乐子,压马路,吃好吃。可以晚上一起抱怨没有男朋友,说下闺密,传播各式八卦。但结果,四人间变六人间。何况,Mil有着她同样可爱可亲的室友们不能放弃。另一间向来关系很好的寝室,一位女生不愿意和三个广州人一起住,早早关上大门。她们三人,与Mil的三人,碰巧就是稳稳当当的新寝室。但是,我们两个呢?Mil就夹在她的室友和我两人之间,Mil in the middle,左右不是人。 我不愿意因为如此白痴的破事伤害了女孩子们之间的感情。这种时候,大家都为自己盘算着,我能理解她们的任何选择。但是我真的一直憧憬回迁后宿舍的美好。苦苦挣扎一番,决定还是先修改了我的《藏族妇女服饰》再说。 Meanwhile,关心feels hurt badly。她问我,难道广州人有那么差吗?我平常对人这么好,这时候通通就抛弃我们!我们居然要等人来收留?!她很失望。我很无奈。是我的好意,希望Mil能继续和她的两位室友住在一起,因此改变了原本的温馨之家的计划。突如其来的改变,打乱了我的阵脚,让我的一腔热心,沸腾成自己必须吞下的毒药。我们两人,就这样,被无人,抛下了。 我不想那样绝望地,四围询问同学们是否还有空位容纳我俩。这会让我觉得我是行将就木之人,在伸出那干枯的手爪,希冀能抓住救命的稻草。看着关心在Q上打出的文字,这个平日活泼无忧的女孩子,陷入了无助和绝望之中。对啊,一个这样好的室友,为什么没有人懂得欣赏?我自责我以那美好的未来宿舍生活引诱她离开。不然,现在无助的只是我。 还没够3点,基本完成我的文章。叫关心出门,让她吐些苦水。说着说着,我俩都知道不是我们的问题,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坐在后楼梯的台阶上,一边说话一边摇着她的头,眼睛红红肿肿,怀里抱着她的纸巾和手机。她把短短的黑发整齐地向旁一甩,似乎让些衰气闷气一同甩走。接着我们开始聊小时候,聊高中,聊EX,聊未来,聊爸妈。然后我跟她说,have faith,希望在明天。起码我和你,会住在一起。 就天亮了。 Mil原来也已经醒来。大家都睡得不好。 我只是想要一间很warm的寝室而已。I want it so badly so I screw it up?F*** up! 先睡一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