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狂欢之前的预狂欢及其他

人本质上一定都是hedonistics,就算不是epicureans(容我微微地炫耀一下) 明天开始放五一三天假 女生宿舍里讨论的话题都是三天的日程安排 由于地缘关系 澳门同胞阿冰同学成为热烈追捧的对象 宿舍访客纷至沓来 对于澳门一日游的必游必看必吃必逛还有出行注意事项想必倒背如流 昨晚朱妈妈一句“无法买到下课后回南校区的车票” 就把下午三节民俗学概论狠狠地扼杀在襁褓中 要知道 我等好学生就是因为不逃课才落得个要三更半夜回家的下场 还有某人前一晚狂赶课堂present的PPT 结果 朱妈妈的一句话 令我郁结心中 老人家她知不知道节前的岐关车票比奥运门票还难买! 中午见完学术部两个聪明伶俐的小朋友之后 回到宿舍 一推开门 就看到两位四肢健全的舍友 收拾停当 准备出门 V:“出去啊?” F:“对啊 出去逛~”(少许欣喜) V:“去哪逛啊?”(循例问句) F:“我们今天打算全部逛完。”(坚定的语气) V:“啊?”(没有逛街常识的人) F:“拱北香洲九洲!”(更坚定) V:“啊!” …… V:“那你们几点回?” F:“晚上十点二十五之前,方,那个10路尾班车是几点?十点二十五吧?”(现在时刻:北京时间中午12点50分) …… 想起mil说想要买舍友那只乌龟玩具 打算去通报一下 V:方园佢哋去拱北喔 你係米想买只龟啊 M:喺边度买?我哋等阵都出去行街 我自己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Who am I 之 nerber/ drunbee/ shaby

从PP(my dearest teacher)那里拿过来的文章,以前也看过,但是没有那么多例句和课后练习   真的是一个很newbility的年代 (转载) 网上传这么一句话,相当受欢迎: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 and liketo play zhuangbility, 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可见本国人民对于英语的热忱已经到了相当大的程度,本教程的目的旨在更好地指导大家使用这几个词的用法。  本教程首先对于niubility, zhuangbility, shability这几个词的正确拼写作出以下修改建议:  niubility:正确拼写应为newbility,名词zhuangbility:正确拼写为drunbility,名词shability:保持原拼写方式.  名词下面对几个词的词性作一下延展:  drunbility  1、drunbility的词根为drunb,动词,装逼的原意进行时:drunbing;过去时:drunbed;完成时:have drunbed  例句:CCTV is drubing again during our dinner time, 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 the Observer的文章 July 2001: ‘If China wins the Olympics, it will make progress on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April 2008: The terror goes on…

本是Lan发给我的关于08北京奥运的社论,细看之下,文章涉及到的是中国司法制度、人权问题、维权律师的生存困境。文中提到的律师都是国内极其出名的维权律师。 奥运确实是一次挑战,当全世界的眼光都集中于中国的时候,为了应对西方的质询,政府和人民不得不反思,以作出调整和改进。 有兴趣的话,各位不妨找找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的纪录片《扣着脚镣跳舞的中国律师》看看,不过40分钟,题材敏感,从建国后最著名的为江青辩护的律师张思之开始讲起。 不过,国内已经将这个页面封了,要翻翻墙,sysu ftp上也有过,不知道删没。   July 2001: ‘If China wins the Olympics, it will make progress on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April 2008: The terror goes on… They promised progress but, as Edward Cody in Shanghai reports, hum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思念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行 无声又无息 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   嗯~最近某女人常常飞电话、MSN骚扰我的生活。异国他乡激情澎湃一年之后,她思乡了,寂寞了。不是每一次落泪都能找到肩膀依靠,大多数时候,只能独自一人,坐在晃晃路灯下的人行道上,自顾自地哭泣。   父亲有次借母亲的口问,是不是因为周围的同学都出国了,所以我也不安分,无心向学了?我笑一下,回答说,嗯,是无心向学了,不过是因为朋友都走了。   扳着指头数一数,那一伙最两小无猜最精灵鬼怪的人们,一个不剩,全部离开了这片大陆,漂洋过海,或为理想,或为生活。   自此,   自己一个,挎着帆布袋,在岗顶M记楼上扫碟,在红楼翻DVD,在学而优“打书钉”。见到Craig David的新碟,菲猎不在左近;就算见到《蓝色大门》一区二区,也只能想起Lan谈起它时兴奋的语气。   高三,和周东每晚的短信,是每日白天学校生活的延续。她还抱怨我的小灵通让她的话费狂飙。地铁里的一对耳鬓厮磨的情侣,荒唐令人失笑的一句广告语,电视里蔡康永的一则八卦,都第一时间和她分享。贴近到,母亲半开玩笑警告周东,小心崔维敏同你搞gay!   我明白孤独是常态,但寂寞很煎熬。   扫一扫校内网上的好友列表,发现各位沐浴爱河中的幸福儿,都会将和另一半照片上传。粤语有云:晒命~幸福值得常晒。不管在不在乎天长地久,但一定在乎曾经拥有。   抬头望着书架上的书,难道知识和真理真的可以填满空虚?   心里常常想,在东瀛的她,有没有受委屈。心无旁骛因而心不在焉的她,会不会在餐馆打工时屡屡犯错,而遭到责骂。常常担心,担心有那么一刹那,你后悔了自己毅然的选择,而感到罪恶。    也时不时怀念,Lan那一声一个个字顿开,提高了声调,粗鲁不耐烦地叫着我的名字。其实,我的朋友,都没有对我的昵称。而你,更加不留情。其实,每次听到你中气十足的声音“喂,我啊”,我都很高兴。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0 Comments

【转】IOC sets out updated Internet rights rules

这个新闻的重点在于解释了为什么最近wiki很神奇地时开时关 http://news.yahoo.com/s/nm/20080401/wr_nm/olympics_internet_dc By Kate Holton Tue Apr 1, 1:50 PM ET LONDON (Reuters) – Web sites will be able to carry an unlimited amount of photos and news articles on the Beijing Olympics — and those in Australia can ev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西藏与校内网

最近很勤快上校内网 这是一个很疯狂的平台 因为覆盖的人群之数量庞大、性质多样超出任何人的想象 各种各样来源的信息 在一个个小学中学大学的同学网络 环旋流传 流言蜚语、事实真相横飞交错,冷眼人与愤青人同在、洞明者与愚昧者齐舞 所以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 不妨每日一上校内网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转道长论xz文章 《為xxz問題尋找最大公約數—-期待民族的和解》

这篇文章在国内应该直接看是看不见的啦 也希望我不会因此被封啦 道长写了有一段日子了 连岳最近帮他转到自己的blog上 引起了不少反响 对于文章的逻辑推论负面意见挺多 我会把这篇文章的内容当作资讯 而不是将观点收入 虽然我喜欢道长 但也不是他说就全对 另外我发现他提到的很多书 我都有电子版 做调查的时候在研究生那里拷的 说不定 最反动的是人类学者 他们知道得最多呀因为~ 事实上我还很想知道space界限去到哪里 什么时候才会封? http://www.lianyue.net/blogs/rosu/archives/121392.aspx 為xxz問題尋找最大公約數—-期待民族的和解 一2006 年,dllm在印度舉行時輪金剛灌頂法會,他在會上批評當今藏人喜好皮草的虛華作風不僅庸俗,而且有違佛教義理。幾天之後,xxz各地就有人紛紛公開焚燒價 格高昂的豹皮外衣狐狸帽子。當地官員大為震怒,認為這是以「dllm為首的zd分子的精心運作」,然後下令藏人要重新穿上皮衣,因為它們證明了黨的德政使 大家過上了好日子,甚至以穿不穿戴皮草來檢證大家的「政治覺悟」(關於這次事件的詳情,可以參見xxz作家唯色的《看不見的xxz》)。這樁近乎鬧劇的事件可以說明兩個問題:一是北京為何在國際民間外交的戰場上佔不去達蘭薩拉的上風,二是流亡在外的dllm為什麼在藏人心目中仍然享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先談第一點。現在恐怕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膽敢得罪中國,承認xxz流亡政府的地位。但是在民間社會的層面上,情形就完全不同了。對大部分西方人而言,dllm 甚至可能是位比現任教宗本篤十六世還要受歡迎的宗教領袖。dllm極少談及本篤十六世關心的墮胎和「性氾濫」等很容易被人批為保守的議題,他的主題一直是 和平、寬容、理解和慈悲,所以就算不能贏得所有人的支持,至少也沒有多少人會對他有惡感。為什麼每次xxz出事,每次有zd的集會遊行,我們都會看見一大群演員、名流、作家和知識分子站出來支持他們?相反地,支持中國政府的「國際友人」這時都到 哪裏去了呢?對很多人來說,dllm代表了一套美善而完整的價值觀,他對xxz的種種訴求則符合了當今人權觀念的整個論述。再赤裸點說,大家會覺得聲援dl LM是為了「義」,給中國面子反對分裂則是為了「利」。再也沒有比06 年「皮草事件」更好的例子了。dllm的主張不只出自慈悲,更與流行的動物權益運動若合符節,國際進步青年聞之莫不稱善。反過來看,xxz地方官員竟然為了 抵制dllm的影響,不惜違反世界潮流和保護野生動物的國家方針,要求藏民重新披上動物的皮毛。其間高下實不可以道里計。 二比起這點,第二個問題或許更令北京憂心。dllm人在印度50 年,其一言一行在藏區竟然還有如斯巨大的影響力,原因究竟何在?近日的藏區紛亂,官方一直強調是「dl集團」在幕後精心策劃出來的,我以為這個說法必須好 好分析。首先,所謂「dl集團」指的其實不一定是dl本人。凡對xxz問題略有所知者,都知道「xxz青年大會」才是流亡xxz人中的激進派,他們的勢力龐大網 絡周全,雖然奉dllm為尊,但也公開批評過dl的非暴力主張,二者潛存矛盾。我們目前雖然沒有足夠資訊研判內情,但最近的事件卻不一定就是dl本人指揮 煽動。反過來看,dl那番若藏人暴力活動持續他就要退位的聲明,則有可能是對「xxz青年大會」等激進派的反制施壓。然而,不管有沒有人策動藏人上街,也不管策動者是誰,中國政府首先該問的是何以它在過去數十年來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財力,使xxz年均GDP 每年皆有超過10%的增長,竟還有許多藏人深懷怨憤,隨時就能人手一面「雪山獅子旗」呢?以我個人所見,這甚至是不少漢族知識分子都感到難以理解的,他們 有的相信官方主流論述,認為GCD把藏人從神權統治下的農奴制解放了出來;有的則覺得漢地各省長期以來勒緊自己的褲帶對xxz施行慷慨的「對口援助」,藏民 卻毫不領情,一翻臉就不認人,甚是奇怪。说起來,xxz問題真是一團迷霧,只要你朝它多走一步,你就會發現原來所相信的任何一種簡單立場都能碰上理據十足的反駁。不只現在的西方媒體造假與中國傳媒監控各惹嫌疑,歷史上的詭局謎團更是令人眼花撩亂。如果你認為「自古以來」,xxz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你將會發現要花很多時間去解釋古代宗主國對藩屬的關係為什麼等同於現代民族國家和它的轄下省份(越南反而確曾是中華王朝的一省)。反過來說,如果你相信在「中國入侵」之前,xxz是片連丁點暴力都不可能發生的和平淨土;那麼你又該如何理解14 任dllm裏頭只有3位順利活到成年的事實呢?假如你覺得文革對xxz的破壞是不可饒恕的,你或許應該知道當年打砸佛寺佛像的主力之一竟然是藏人。假如你認為中央對xxz的宗教自由已經足夠寬容,甚至准許流亡在外的眾多上師返鄉建寺(最有名的當屬頂果欽哲法王);你可能也曉得現在的xxz小學生是連隨身護符也不准帶的。關於xxz的歷史,北京和達蘭薩拉各有一套說法。前者強調老xxz是塊大部分人充當農奴的黑暗土地,是GCD一手把它帶進了光明的現代社會。後者則將xxz描繪為一個牧歌般的和平桃源,沒有爭戰只有靈性,是無神論的GCD摧毁了這一切。平心而論,兩者都各有偏頗,不足為信。xxz確曾是個農奴社會,1951 年前,光是三大領主經營的莊園竟然就佔了全藏可耕地的62%,其中又有37%為寺院所有。大部分平民都要在耕作之餘替領主服終身勞役。不過這些農奴的實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