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我真的到西藏了!

各位亲朋好友,历尽很令人烦心的万苦之后,我真的到了!到了西藏藏族自治区昌都地区芒康县盐井纳西乡了!!!!! 一切还好,勿忧。 今天刚看了一个天主教徒的葬礼。 六天来第一次洗澡,头洗了四遍。 物价高。 天天喝酥油茶。 不算特别冷,与中甸相比。 暂时没有瘦太多。 有事飞短。 过年多吃点,因为我没得吃。 我会“无穿无烂“归来。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1.27 大雪】 安心

费了两天的功夫,最后花了RMB50.5大元拨通了周东的电话。还是她打过来我出漫游的钱好了。东拉西扯了很久,她,还是很好的。 收到10620121的一条信息:省政府应急管理办公室紧急通知:因受雨雪天气影响,最近几天粤北地区高速公路、国道大面积结冰,交通中断,请大家不要驾车北上。 我继续窝在挪亚里,看着玻璃窗外斜斜细细的雪针,回味着从家里偷来的铁观音在雪域山水的浸淫下的甘香。         人真的不如动物知足。我要学学这家店的猫猫,悠哉游哉,蜷在我的鬼子帽上,安度日晨。 昨天我成功蹭了一顿晚饭。在挪亚里和大家一起吃猪脚火锅,味道那个好啊~ 火锅的汤底是用切块猪脚熬成,然后加上豆腐干、黑木耳、香菇、粉条、凤尾(莴笋尖)、山药、豌豆苗和一种吃起来完全不像豆腐的“香豆腐”。那个汤的味道很足,然后个人按自己的口味放调料。她们一般都放干辣椒粉和一种很大一块的腐乳。那个火锅店小太子女吃辣椒真不是盖的,辣椒粉就没停过地放。 蹭完这顿饭,我觉得我起码多迈了半个脚掌进人类学。搭讪吹水蹭饭喝酒是人类学人的田野基本功。我终于成功了其中三样:搭讪老板娘——吹水若干小时——晚饭时间别人留我吃饭。 哦呵呵呵~ 有了呆的地儿,有了熟悉的面孔,心也就安了下来。雪,定是要下到29号的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3 Comments

第五天

上帝创世纪创到第五天的时候不知道在干吗呢,反正我在香格里拉的第四天就快疯掉了。第五天,我决定,要换个活法。 上了1号小破公交车,和汉语不怎么灵光的年轻司机有的没的搭着话。到了古城,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乘客。他说:“要不要再转一圈?”“好啊。”然后我就坐在电线裸露的副驾驶座,又绕了这个小城一圈。 “你是广州的?” “对啊,你怎么知道?” “刚听你打电话,像。” “是不是经常看电视?” “嗯。”腼腆地咧开一笑。 “那你喜欢谁?” “我喜欢看李连杰。” “我明天还坐你车,等到看见你才上好了。” “好啊,那我不收你的钱。” 和我住的小破旅馆相对的城市另一端是古城。有几间cafe。诺亚cafe的老板娘是个大理人,是个基督徒,开店7年了。店里有无线网络,可是我的笨本即便在下载了wap2的补丁之后仍然没反应。空有网络不能用,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是对的。折腾了一个小时以后,我决定放弃。 咖啡馆外雪斜斜地下着。我有点苦笑自己的好运气。中国近十年来似乎都没有这样厉害的雨雪天气。怎么就让我碰上了呢?以前每年这个时候,我都是坐在家里电视机前,摆弄着遥控器,听着新闻里面说着邻省的雪灾险情。偏偏今年挑上了我,让我有机会,在海拔三千的地方,亲身见识,这多少年一遇的,自西向东的强低压。 妈子昨天短了我一信:“由于天气恶劣京珠高速停开!遇上恶劣天气边个都唔想 要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要太浮躁 这也是一种锻炼 妈子”在这样无助无奈的情况下,人很容易走入烦躁悲观,忘记了本来的目标。妈子是很特别的妈妈。Daddy会和其他父母一样,很担心安全,不停地催促,希望我早日回去。妈子不会。 借老板娘的话,应该感谢神把我带到这里来。在广州的人太幸福了,这是一个种啥长啥,一年四季,百业兴旺的地方。八号风球只刮到香港,洪灾有韶关挡着,地震像搔痒一样无足挂齿,连天大雪只出现在圣诞节的装饰里。在花城长大的我们,根本不可能理解什么叫做土地贫瘠,环境恶劣。接受教育更多时候只是让我了解,哦,原来世界有些地方是这样的。祖祖辈辈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是怎样的一种挣扎,或者以他们的智慧幸福地活着,我其实从来未曾真正理解。 现在,在室内若烤不到火,就手足冰冷,浑身颤抖;在室外,必须穿得像个粽子,再裹上围巾帽子,戴着手套。走路的时候头要低着,让雪刮不到脸;脚要提起来,每一步都稳稳当当地踩在雪上。进门之前要把头上肩上手上背包上的雪拍走,不然待会儿雪化了,衣服就湿了。在这里,大自然的威严让人学会卑微,看到自己的渺小。“人定胜天”一定是住在广州这类地方的人说出来的傻话。老天爷不让你走,你就是走不了。     有那么点觉悟到,什么叫做参与观察(participatent observation)。不进入,不生活,说更多也是枉然。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补:【2008.1.20 晴 广州】 出发

第一次在春运时进入广州火车站。不过因为搭乘伟大的广州地铁,没有亲历车站广场上的people moutain people sea。80L的背囊异常沉,压得人五脏六腑都挤成一团。 同行的研究生是一位中年的海军叔叔,我和LL借他的军人特权,从军人候车室顺顺当当上了火车。三人的票是上中下连铺,对面是同行的两位年轻女子和一位年轻男子。乘务员来换票的时候说了一句:“拜托你们谁去洗一下脚。”接下来的旅程我才知道,这句直言有多重要。 海军叔叔考研究生,一口气考了4年,第四次考上。自然,我俩好奇他的动机。答案很令我失望。他丝毫不是因为一些特别的因缘际会领略到人类学的独特魅力,决定义无反顾地踏上学术征途。选择SYSU的原因,是意气之争的结果,因为单位不让他考部队的学校;选择人类学,是KILA(具体意义参看death note,是我这次调查的老板)的挑衅和诱导;至于为什么一考就四年,完全是他咽不下那口气。 整个晚上,我和LL讨论的主题完全围绕“臭”一词。对面下铺帅气的小伙子,双脚散发的致命气味分子充斥了我们周围的所有空气。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关系着我们的呼吸。呼吸的权利就这样,被掌控在他人的“脚里”了。LL不断寄望乘务员再一次直言劝告,可惜之后她每次来打扫都戴着口罩,戴得严严实实的。这位举“足”轻重的人,为我们揭开了旅程的第一章。 火车上的日子相当悠闲,不知道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crazy packing

原来去一个气温零下,人烟稀少的偏僻“山卡拉”要做的准备是很多的。esp当你要去一个月…还要不是旅行…. 好混乱!!! 房间现状 虽然我必须承认本来就没有很整洁 是不是很有型咧~雪鞋哦 广州一辈子都穿不上 我的包包!是不是看起来很厉害咧~有我半个人高 70+10L 继续购物中…to be continue…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冬天

冬天到周身痕。痕痕痕!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严肃活泼

下面三则书摘,乃小人刨书过程中碰到的具幽默细胞的片段,来自中国古代史、英国史和印第安人的神话传说。 1、在《文化人类学理论方法研究》一书里面讲到那个赫斯科维茨的时候提到了美国彻罗基印第安部落有一个关于人种起源的神话: “造物主塑造了三个人的模型放在炉子里烧。由于记者看结果,第一个模型颜色苍白不好看,是白人的祖先;第二个时间正好,烧成棕色,是印第安人的祖先;第三个烧焦了,是黑人的祖先。” 各位看看,有没有觉得跟这个在网上流传表现中国人自我中心主义的笑话看起来很像:上帝制造人的时候,第一批烤焦了,他们就是黑人;第二批没有烤好,他们就是白人,皮肤粗糙不细致;最后的完成品,就是烤的火候正好的黄种人(某些版本是中国人)。 2、这个是复习疯狂Reza的书看到的。 Henry VIII   前前后后娶了六个老婆,分别叫Catherine、Anne、Jane、Anne、Catherine和Catherine。无聊吧,就像你第一个老婆叫阿珍,离了;娶了个叫阿丽,死了,娶了个叫阿霞;又离了,又娶了个叫阿珍的,完了又娶了个叫阿丽的…… 然后,有打油诗描述这六个亨利妻: divorced, beheaded, died, divorced, beheaded, survived.又或者是: King Henry the Eighth, to six wives he was wedded: One died, one survived, two divorced,two beheaded. 然后这段文字还要很添足地说,其实他从来没有跟他任何一个老婆离婚,他每次都是找好理由先宣布婚姻无效的(annulled)。 PS.他最后是痴肥+梅毒死的。等你乱砍女人头啊喇~ 3、这个其实….就是在古代史那本无聊课本上看到“王小波、李顺起义”这一条目…北宋四川的农民起义~“这是中国农民战争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均贫富’的战斗口号。它表达了农民对社会财产不均……”仅此而已。好吧,小人承认小人是有点闷得发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