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潜移默化

收到班上一成功减肥的美女的背心装的大大打击后,下午开始新一轮的运动计划。在田径场跑步我时不时会“耽天望地”。猪海天空好像很低很低,颜色就是小时候画画涂天的那种油画棒的天蓝色。云都是白白一大团一大团,跳起来就可以够得着的,软绵绵在诱惑着你。不过今天看不到,天气不好。田径场今天人很少。大概是应付体育考试又太早,充满激情的锻炼还没开始,足球小将还节目比较丰富,情侣们暂时约会的场地还够用不需要移师到这儿。 发现自己很爽这种状态。发现双亲的“越住越山卡拉”政策还是在我身上潜移默化,烙下印子了。虽然我依然觉得喧嚣浮华的花花世界实在可爱,但是我确实逐渐地,越来越适应宁静,和慢。或许我不爽的只是现代化未“波及”到新造。如果有一天那里道路指示清晰易懂,公共交通畅通唔阻,自助服务随处可见,我可能就生活愉快ever after了。这样想,我还挺像《深夜小狗神秘习题》里的自闭小孩克利斯托弗:不喜欢和陌生人讲话,喜欢看地图和路标。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

一只榴莲漂猪海

每次写space都是因为看完一圈blog回来。 周东说她是榴莲。有人很喜欢,有人很不喜欢。那我是啥捏?突然很困扰。大一时有次学校团工委干培有无聊素拓,其中有个项目是每个人写下认为可以代表自己的动物,让组员猜,以此了解自认与他识的差别。好像一组有快十个人,然后每个人起码都被一个人猜中,我是零。我写的是树熊。已经忘了组员猜的是什么。树熊,很难想到吗?又或者,大家眼中的我,不是我所希望的我。我追求的我,其实没人发现。成为国父门生以后,常常会想起高三在HF前M记对面的天桥上周东一句很认真:“我觉得,人是不可以被理解的。”是啊,到最后,每个人都是在群体里孤独着。the loneliness in a group. 某天从4:30pm在猪图坐到9:00pm。中途就是上个厕所打个水什么的。看完了本超入门心理学书。里面提到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理论。马生通过传记研究了很多伟人,归纳出达到自我实现的人的特征如下: 1。对现实有良好的认识 2。悦纳自己,对他人、对大自然表现出最大的认可。 3。单纯而自然 4、就事论事,不会自我中心 5、有独处的需要,能享受孤独 6、不受环境和他人意见的束缚 7。欣赏生活中的一切 8、有过神秘的高峰体验 9。关心社会 10、良好的人际关系 11、富有哲理的幽默感 12、富有创造性 看完,自然会投射下,自我比照。嗯,还是很有距离。不过第5点是越来越明显。 我大概11岁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很不喜欢孤独的感觉。那是小学田径场旁山坡上筑的高台。升旗仪式举行的小操场。我坐在水泥铺成的小舞台边上,凹凸粗糙的表面摩擦着大腿皮肤很不舒服。当时坐在高台边上,两条腿垂下高台,晃啊晃,手撑着水泥地,扭过头看着我的女友们在不远处玩耍嬉笑,自卑自怜,感觉到对于落单的惶恐不安。一直以来,不管我是否愿意承认,我其实都在很努力成为“社会人”,不希望被孤立,努力融入到一个个群体中。说不定,是念小学是落下的病根。因为我是班上仅有的一两个非子弟,不住在大学里,没念附幼所以不会游泳,放学不和小伙伴们一起蹦蹦跳跳回家而是一个人伶仃站在校门外等爸妈的摩托车,常等到最后一位老师离开小学,夕阳西下,晚霞浮升。就是这种始终不能完全融入小伙伴们中的不安吧。 不过,大学来,越来越多故意的独行独处。我喜欢这种soak up在自己世界里的感觉。并不是忘我专心致志,而是在我的世界里窥视着外面的人与物,一个人。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