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不懂

到了zh发现,这里的人审美有问题。最近系里赶稿,继续发现这里的人审美有问题。 一定要满溢才是好,一定要斑斓才是美。似乎简约等于简单,留白就是空白。文字必须华彩,只怕力薄不怕矫情,宁可过绝不留。这种美学,好似同样贯彻于那些堆砌文字不知所言何物的博客,那些重复播放5次以上只有品牌名字的红绿二色一秒硬插广告,那些一定要高,一定要闪(反光玻璃幕墙),一定要大的政府办公楼。减法那么难学?因为要退位借位?多=美? 不懂。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地铁

今日下午会面周东,两女人倾谈起来兴之所至高低起伏旁若无人。由于本人家住郊野,交通不便,自是对时间十分敏感。昨日邻居说四号线延迟至北京时间二十二点二十分停止,十分感动。今日便与周东多处一会儿,从容些许。哪知道九时十分许进到铁站,听到不甚温柔的女声广播:“地铁四号线至金洲方向已停止服务,Line 4 bound for Jinzhou terminal is out of service”。心中顿时一凛。金洲?金洲不就是四号线往本人小家的方向?不是吧…又要再悲剧重演??暗自想道。于是在月台旁逮住一黄衬衫的工作人员询问具体情况。“哦,係咁嘅,四号线就肯定开住嘅啦。佢嘅意思呢,係话你宜家从呢个站过去四号线金洲方向就肯定唔够时间架啦。”低头看看手机屏幕,不过九时二十分,从体育西路站至到万胜围站,不过半小时铁程。难道邻居信息有误??再追问若到新造站如何,这位工作人员好心提议道:“哦~番禺啊,你不妨试试嘅。不过你不如上翻去坐楼巴啦。”此时我已是满头问号,困惑非常。工作人员所说与本人之常识完全不符。与周东疑惑对望,回上一层再次咨询。这次也是一位黄衬衫的工作人员。戴着粗框眼镜的年轻男子,有专业感,理应比较理解情况。他答道:“哦,个广播係指石碁站之后出路面嘅就停咗了,不过新造之前仲有。”“咁到新造站係几时收车?”本人关心的当然只有这个。这位工作人员转头望向他的右面拿起对讲机:“到大学城嘅到几点啊?”之后他对我说:“二十一点五十分。”我再看看手机,九时半,直接和周东说再见,留下她一人,独自与那一袋她无法提至离地的精神食粮作斗争。连跑带冲,三号线转二号线,二号线转四号线,随着一次次三语报站声低头看时间。终于来到四号线的站台,站在两名像两堵墙一般的大运会参赛者后,心头大石落地。望见身旁一位娇俏可人的女“黄衬衫”,顺带问句:“请问到新造站係几点收车?”声音甜美如她水灵大眼:“係二十二点二十分。”“二十二点二十分?”“係嘅。二十二点二十分。”道谢,进车。 由此,顺利回家,心中实在不满。广州地铁现代化水平甚高,人人称道。但硬件足未必软件好。一条线路尾班车确切时间,居然三位工作人员有三种答案。而且这三位工作人员都不是那些渴望得到一纸盖有红色公章实习证明的职中学生,而是地铁的常规工作人员。对这样基本的专业信息的不了解,无论什么理由都是无法解释的。其职业素质让人质疑。尤其当我刚从一个服务业高度发达的城市归来,仍然沉浸于那种高质素的专业服务水平中时,反差实在让人不适。再者,地铁站内的公告广播实在是表意不明甚至混淆视听,含糊的词句让我这种“见过鬼很怕黑”的地铁乘客虚惊一场。四号线从石碁站开始为地上轨轻铁,但是仍然是一条线路,为何从中截断,规定不同,让人无所适从。中国的政策规条从不是有使用者(市民)角度出发,哪样人性化就哪样好;而是从执政者实行者出发,怎样方便怎样做。可谓妄顾消费者利益。不过对于垄断的公共事业,没有选择,只有容忍。假如本人写一则投诉至相关部门,各位认为是否有助于羊城地铁改进服务呢?呵呵~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我揾到啦!!!!

06年港台节目<春田花花中华博物馆>畀我揾到啦!!!多谢电视,多谢互联网,多谢曾生!   我挚爱係《清潔!清明!情!》“我哋啲中华文化,认真geng!”“麦子,名兜,字仲肥,生卒年不详……係中国一位极次要极次要嘅思想家同发明家”……哈哈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Lan Kwai Fong

 I don’t know how to type chinese by changjie…..Jut back from Lan Kwai Fong. a place where has more white people(brown?) than yellow. had one unknown drink only but already dizzy & red through. It’s wonderful to listen to some Philippine people singing. Ov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It sucks!

大大声宣布:“今日喺本小姐廿岁牛一!”(in粤语) 不过,今天也是体质人类学这门课程的期末考。今天让我二十岁才知道一个事实:原来乳房也是女性生殖系统的器官之一……事情是这样的:    试卷上有道填空题:女性生殖器包括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和_______。 我是蒙的。大家不妨考验下自己的生物常识,如果这是常识…我郁闷…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

不爽

不爽,是人之常情。何况是一个热气的热血青年。 钥匙包遗忘在家,换锁,配匙,快递,有麻烦感,不爽。早上醒来,一颈汗,有粘滞感,不爽。无准备之考试,到头来定落得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教训,有悔感,不爽。韩国交流,因为非贫困生源,不合资格,有歧视感,不爽。女友竟托其男友告知我,考试重压,不想参与味千拉面之ladies’ night,有不获理解不信任感,不爽。 不爽,是“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的当代青年演绎。解构重建之重现,象征表现之阐述。(无实际意义) PS.Blog的表达功能涵盖多样,anthro好应踩上一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