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文科男

今天早上终于把大英3的U1的一大堆练习给对了。不对,只是对了其中一本书…..还有三本专项练习,根本就没有做。 昨天去榕园打杂,把一条胶质的1.5×6的横幅挂在两条灯柱之间。这么重的横幅,用红色尼龙绳左右绑,中间当然会塌下来,丑丑陋陋。于是我和某一个大二的我们系的副部说,像斜拉索桥一样,从中间拉到两边就可以挺起来了(因为那横幅是四周一大圈等距离都有孔)。 但是,他听不懂。后来来了一个肇庆的读光信息的男生,一句话“受力点不是那嘛,这里拉到那里就行啦”,然后我们三个大一刷刷刷搞定。   北方的文科生…..(按琦琦的说法,对我们来说,只有海南岛叫南方)   我们系踢了两场球赛。一场0:5,一场好一点,2:4。一个东北的女生说,很有文尖班的感觉,男生都“软妑妑”。一阵唏嘘,想起咱高三十班,如何辉煌。终于知道文理分科的影响是多么地深远和令人毛骨悚然。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最后不用考试的科目,应该完全可以和“不用学”划上等号。一个“背多分”偶尔展现一下功力叫新鲜,一群聚在一起共谋大事那叫恐怖。能说会道,做起事情来一padpad,特别是绑横幅这类如此实际基本的杂活。终于深深地对广东考大综合和文理数学不分的政策感到衷心的感谢。起码我们都要健全一些。不过今年好像要开始不健全了。   更让我心寒的是,有时间搞社团的人,大部分都是读文科的…..试想一下,一个从中午13:00做无机化学实验做到晚上21:00的力苏同学,怎么可能会参加社团? 让我感到稍有安慰的是,中大社团的头头基本都是广东,大概会“健全一些”。   另一方面,也许人家北方人就会觉得我们女生相当不女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充实乎忙碌乎

大学生活很充实,或者说,太忙碌,昨天三点睡。 人类学的书一直都在读同一本。很难理解老师所说的“一个星期看一本名著”怎么可能做到,翻书页吗? 似乎是几经磨难,进了SDCA,不过是信息网络部。一个比文娱离我离得更远的地方。硬着头皮,对着本《PHOTOSHOP CS2完全功略》,四五个小时地对着电脑做海报。看着自己做的,想起阿沈设计的,终于明白人为什么会有自残的念头。 一开学时踌躇满志要去听大二公选课和其他专业课的计划早已泡汤一大半,剩下有希望的就是跟力苏听“现代世界生物科学进展”(大约这名字吧)。没跷的公共课剩下三门,“思修与法基”的老师讲课相当吸引。一个学心理的人。据说他在中大开讲座,不用做宣传,就会连旁边小课室的椅子都全搬空。 专业课听得晕晕的。水平不够,费劲地follow人概的老师讲课,不过他很可爱。中国民族史讲超慢,明天第一节八点整,大概会睡着。考古学导论的老师就一个北大愤青,超级能吹。每次都水漫金山寺,我恨不得被压在某块石头下好了。 英语老师是一个feminist,很有立场。分级上小班,水平相当,也就是上得飞快。上课基本上都是素质练习,freetalk,看cnn之类 的,可是功课还是要做………. 睡眠不足果真会头痛,睡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十一=国庆?

经过和大佬的一场深入且彻底的思辨之后,今天一早和老豆去友谊买k790c。那天看大佬说他在友谊用4100买了,我心里还在暗笑,想哪有人这么“牟梨”,明知道贵几旧还去买。结果自己还不是干了一摸一样的事情…..期盼了半年的N80只能是望网兴叹了。   在友谊门前看到很大很大,有半边幕墙面积的五星红旗。转念一想,对喔,我们在放国庆。但事实上,大家都只觉得这是一个七天的长假吧。人们口中会说“十一”而不是“国庆”。国家宏观调控,扩大内需,拉动经济,摆明车马要人花钱,于是光明正大地将国庆节、五一国际劳动节改头换面。要是不看新闻不读报,大概也不知道是national day了。随便问一下,有谁能在一秒内答出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几周年庆呢?做减法就没意义了。   说起这事情,想起军训的时候旁边汉语言文学系(中文系)某上海女生一脸天真无邪地问我们人类一个宁夏来的女孩子说:“宁夏在哪里啊?”高考过吗她?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书单子

我知道很多人不知道人类学是什么,不知道人类学学什么,人类学学来干什么。以我现时的水平,肯定是解答不了这几个问题。现在知道的是 人类学=读很多很多书 推荐的书目看起来实在很吓人。拿第一页看一下吧,大概是三四分之一。多也就算了,主要是很难读。 举几个例子: 一、社会学理论史论 塞德曼《有争议的知识——后现代时代的社会理论》 二、社会学理论原典 齐美尔《货币哲学》《社会是如何可能的》 曼海姆《意识形态与乌托邦》 福柯《规训与惩罚》《疯癫与文明》 三、入门史论 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 约翰斯通《现代基督教思想》 四、其他 《余光中谈翻译》??? 五、政治人类学 Edward P. Thompson《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 六、宗教人类学 爱弥尔。涂尔干 《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 大概是一辈子的书吧…. 四年的埋头奋战可以预见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