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外婆家

外婆和我们离得较远,一年回去几回,关系不像和爷爷奶奶家那般密切。距离上的远,其实也不过半小时车程。但恰恰是这样不长不短的距离,令我既没有每年一次搭乘火车飞机去另一方城市的兴奋与期待,也没有隔三岔五回奶奶家喝汤吃饭的熟络与温馨。而且崔家家运似乎一直有祖先保佑,顺顺当当,一家人和和睦睦。而外婆家却是不争气的舅舅,劳心劳力的姨母,三百六十五天不超过六十五天在家的船长姨父,两个不怎么听话的小孩。于是,距离好像水中的漩涡两端的浮木,越漂越远。   考完高考,婆婆打电话找我聊聊的频率高了很多。婆婆其实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动荡的岁月留给她暗红的伤疤和隐隐的痛楚。母亲说外婆写得一手漂亮的字,满满的一个本子都是她写的诗歌。因此,婆婆行事有些许古怪,小时候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她。不过,她说话相当有条理,用词很准确,和奶奶的直来直往很不一样。电话中,她始终念叨,很希望我回去住上一晚。     回去先吃了午饭。外婆那带着潮汕口音永远硬生生的广东话,“你从来都没食过婆婆包噶饺子,我一定要煮番一次俾你食。彤彤(我表妹,舅舅的女儿)啊,好~中意架。”说完,外婆弯着腰,撑着灶头的木凳子,继续夹着饺子下锅。   婆婆煮的东西很好吃。   晚上奉母之命请婆婆一家吃饭。很便宜,六菜一汤两份点心¥155。   事情没什么特别的,却觉得应该记一记。临走时坐在姨妈的大床上,吹着蚊帐顶的小风扇,和婆婆聊天。婆婆说她终于放心了,她说她通过这一天她了解了我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NEWS

一直避免说活或者写东西用太多英文。一不小心就变成恶心的“香蕉人”,被洗脑和文化侵入成功。但是想概括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可以用“消息”,不可以用“新闻”。也许是自己中文学得不够好。   还在床上和周公道别的时候,妈子收到EMS送来的中大的录取通知书。里面的东西相当有趣(包括中大的校长名字是黄达人~为什么琢琢从来没有提过呢~)。我很高兴得知人类学金钱成本较低,因为是基础学科没什么花样又有600块奖学金。但是说到底,加上住宿费什么的,还是要5000多一年。对于这样社会生产力水平的中国来说,很贵~跟我看到DHC一块著名的纯榄滋养洁面皂要110大元感觉差不多。     今天为裹体遮羞突然决定与妈子出行购物。过程不用多讲,自是一路哀歌。然后到天河城买KSWISS的时候,只见到零星数款classic。询问店员,回答是“有的款我们这里都有的啦”。弄对来试穿,就是没有我的码。干脆到旗舰店去,顺便叫妈子到人家bally名牌那里修理一下她那个无辜挂掉的手袋。到了世贸的店,里面的款完全不同。有限量版的,有日本版的,丑陋的粉红黑水晶底在这里不可能成为主打。和相当有几分姿色(原谅我胸无点墨)的店员哥哥对答中,竟得知由于利益的驱使,明年这个公司将不再代理KSWISS在中国内地的销售!换句话说,假如没有别的代理公司,明年内地将不复见KWISS!而且应该是没有的…   (两三个月后) 换了新代理,鞋子多了,好像也贵了。总比没有要好。 KWISS经典款的鞋子很像老朋友,历久常新。老朋友是有品质保证的,纽带无形却坚实,让人无需脸红心虚便提出荒谬任性的要求。穿下去肯定舒服,走起来肯定贴心(贴脚),百搭百变却原则不改。我是老旧固执,我就是喜欢classic,我就是不喜欢改良。令人叹息的是即使以后有新的代理,classic的黑白似乎也不再生产了。我决不是鞋迷,不会不穿擦干净抹发亮放进饰柜收起来珍藏。鞋子就是鞋子。好鞋子是让人穿着踏上旅程(不管距离长短难易)的。我的鞋子通常都是穿到烂的(一年左右),破底或皮裂。鞋子也要讲求个尽节尽志。这个news让我觉得很悲哀。原本喜爱的东西离我又远了,新的却仍缘分未到。尽管香港不是很远,但那里不是我地盘。     照片是我今天买的其中一对 classic luxury edition black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终于结束了

名单公布,尘埃落定,收拾心情,继续放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Nana※面试※百无聊赖

很想挖挖看矢泽爱脑袋里面装啥,除了Vivienne Westwood之外。一部前n话都险些落入剧情最烂的少女漫画的漫画,居然,魅力如此惊人。应该说是完全把你的心思占据。故事不见得激动人心,日本漫画中故事比它优秀的比比皆是。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解释,像被体内的鬼魂牵引,手不释卷。看完了还一直在捶心(dum心口)为什么没出完。人物的个性太鲜明,耀眼夺目,令人无法忽视。我决定我单单纯纯地看看漫画电影就好。这样的作品,支持者一定会相当疯狂。可以想象进几年来日本新宿的Vivienne Westwood橱窗前一定挤满了瞪圆的眼睛。   昨天面试,那个年轻有为文质彬彬(看起来)的牙医学院教授说:“OK, listen to me carefully.The topic is,what’s the biggest problem in the world and what’s your partial solution."我大概历史学太好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So,I said imbalance.不知道是不是枪打出头鸟还是我答案太有深度还是他们英文太水,我似乎或多或少成为众矢之的。唉~damn it!明明觉得我上不上得了跟面试不大有关,要知道只是从华附和深圳八百分的同学们中选二三十个已经够他们头痛的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很遭。怎样才能清晰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呢?怎样才能不让别人误会呢?这似乎是一项艺术而不仅仅是技巧。我的逻辑真的不太好。   考高考之前没有想过考完会这么无聊。无聊到我没有做任何事情的热情。无聊到我不想继续写完这篇东东。我想做草履虫!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