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大学◎朋友◎自己

      好久没有写过自己的space了。大概我在周咚咚那里的留言比在这里写的东西还多。我真的不喜欢写东西,特别讨厌写作文。我懒~      昨天小小地和妈子“辩论”了一下。我真的是打心底里不想留在这里读书。不是中大好不好的问题。我不想,很不想,在一个那么熟悉的环境里过我的大学。那个学校HF的人都只手遮天了吧。在这里读书,然后在这里工作,没有太多的冲击,一切都将会很顺利。无聊的顺利。      结果是,我屈服于自己比上很不足,比下很有余的成绩。屈服于我能考上的北京的学校都比较烂的事实。努力点,花老爸老妈几十万,念个HKU。北京,离我好远。很羡慕Shio,她爸妈会支持她考北语,支持她考去一个城市不是考去一个学校。         刚刚看了菲猎的照片,看了他画。他的画总让人揪心,很害怕地揪心。大概根本没有人了解这个总在为周围的人不停放“笑弹”的人有多么不幸福。其实我也没资格评判他幸福与否,只是往往被他那铅笔画所带出的黑暗震慑住。比我早两天出生的人,和我的关系却只有表面的熟络。认识这么久,他这么爱乱照相的人,我竟然,从来没出现过在他的照片中。       他的照片溢满了才气。被他照的人都会讶异于他所捕捉到自己的瞬间真实。有时候,这种真实是漂亮的,像他在UK帮lanlan照的。有时候是恶搞的,这种最多。有时候,是惊异,好玩的惊异,像东东和yoyo那张。看起来,每张照片都那么随性,照片中的人都那么真实。          会介意他的照片中没有我,就像我会介意某某人blog中没有我一样。小学的我又出现了。可能是小时候那可怕的,全托的经历让我紧紧记住那种被遗弃的感觉。(其实只是三四岁的我觉得被遗弃罢了。)由是,那种急切地从朋友身上寻找自己痕迹的欲望,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不能说这是独占欲。我所希冀的,是别人总记得自己。更进一步,希望我于别人是太阳,万物之源。发展下去,我岂不是成为那种“不能名留青史也要遗臭万年”的可怕女人?          好可怕的自己。子路(大概是他,不然是子由):“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好像是曾子说的,子路不像这么有觉悟的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