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谁是最可爱的人?——校运会纪事

这是我在附中最后一年的校运会了。 这也是我在附中六年以来最“威水”的一次校运会。        赖赖所说的“淬火”,看来确实如此。一场激动人心的田径运动会,不知不觉间,让妍媸毕现。东东的“空气论”,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们班是历史班,许多人当初是选无可选而选上了历史。我们班平时成绩颇烂,六楼那几个数学平均分是我们的两倍。不过我们班藏龙卧虎,各类奇人都有。因此,在除了学习的其他方面,我们常常有惊人表现。        但是我没想到我们这帮人如此团结。        冲少是这段时间以来第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人。阿沈设计的班服图案当然精彩,不过是我意料中事,毕竟和她共处多年。可冲少就…….首先,有谁会想到做兵马俑的盔甲可以用有机玻璃片?我挺多就想到拿张纸皮画画。第二,有谁会想到要把一块几平米的有机玻璃片裁成1440块4cm×3cm小片?第三,好不容易裁完之后,又有谁会想到要用砂纸打磨每一块的棱角?第四,磨完之后又有谁会知道要用手钻来打孔有机板才不会裂?第五,在钻完4×1440个孔之后,为什么有人会想到穿起来的铁线必须剪成7.5cm一根?        想出以上变态五点的人就是冲少。实在无话可说。        阿沈,我对不住你啊,你多年来帮我做的海报,加上上次我们班教师节的纸蛋糕,这次的班服,你损失了好多钱啊。要是你把设计拿去卖,价格一定不菲。         入场式在星期五,我们兵马俑的衣服星期三开始做。       全部人手。我的拇指起茧了,许多平日十指不太沾阳春水的女孩子们更是磨糙了双手。中午,下午放学,晚自修,一大堆人挤在辅导室里,拼了命似地赶。我们笑话着自己,是被资本家残酷剥削的手工场工人,一家大小都被卖来做工,每天工钱两元。到最后那天晚上,女孩子们把红布拿回宿舍里缝,缝到十二点。              第二天我听到的时候,真的觉得很心痛,很感动。        这次校运会,让我觉得很心痛很感动的事情有很多:少霞要跑1500M,第一天去练跑了7圈,第二天跑了8圈;刘鑫的脚踝“拗柴”,肿得比猪蹄还肿,继续跑4×100M,继续跳远,继续跳高;浣熊扔完垒球拿了第五,中午时坐在教学楼下一脸不高兴地发呆,说是要反省,反省为什么只扔了30M;陈皮跑完又跳,跳完又跑。        惠如明知道自己三级跳不是料子,可是每天都很认真去练习。俺同桌肖朗明明长胖了,体力又变差,一样努力跑完1500m。虽然我也有练习一下三级跳,也是屁股痛,大腿痛,小腿痛,可和兄弟姐妹们比起来,着实算不上什么。       大家都很可爱。       胜宝老师很可爱。“已经有N个人说我们的班服很漂亮了。”这个已为人母的小女人满脸的喜悦,小小的身子穿着大号的班服抬头挺胸在场上走来走去。       男孩子们都很帅气。跑接力的刘鑫、海狸、周星星、陈重燃、muscle在场上帅到极点。尽管离得很远,可是我隔着镜片还是感觉得到跳高的钧佬是不愧“最靓仔的马骝”这个称号的。周星星跨栏自是不用讲,那是帅足全场,“艳压群芳”。在运动场上,这个人身上永远笼罩这金黄色的光芒。这是一个自信满满,激情四射,精力充沛的人。        今天校运会结束时,他手舞足蹈,脖子上挂着一个又一个奖牌,一边走一边用手掂着说:“哇,好重啊,好重啊”,“我好幸福啊!”,笑得像个傻瓜,天真地像个孩子。周星星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孩子,一个有点不乖的孩子,心地善良,活泼好动,正义感十足,经常毛毛躁躁做错事。为什么这样一个孩子,要去抽烟,要去喝酒,要去通宵玩乐,要愤世嫉俗?他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可为什么老做一些在我看来是自暴自弃的事情呢?               确实让我觉得,我们班男生不是很多,都很精华。我们男生在这次校运会的表现,足以让我们班女生倾倒一大片。          可是,在这些闪闪发光的人面前,有些人显得很龌龊。        我不会宽容,所以我决定鄙夷这些人,更加爱我爱的人们。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